WF柒七

咸鱼一只

【羡忘|ABO】禁忌之恋(十)


  

一年了,久违了米那桑罒ω罒,谢谢小伙伴们的支持

  

(前文请戳主页)



33.
雪花飞溅后的场景是活跃的太阳起舞,即使温柔的阳光照射得再猛烈,也依旧暖不了冬日的寒冷。蓝忘机嘴里吐着冷气,双手紧握,在湿冷的空气中驻守于卧室的窗前一动不动。




他知道今天是魏无羡回来的日子。他欣喜得睡不着,从早上五点多就坐在窗边一直等,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傍晚时辰。




是个人都看得出他整个人透露出的倦意,由于最近没有好好休息,原本如琥珀般晶莹美丽的双眸布满了血丝,眼窝略微地下陷,嘴唇还微微泛着白,更不用说他那惨白无血色的脸。而他本人汲取的营养本就不多,大部分还给了肚子里的孩子,整个人看起来弱不禁风。




但尽管如此,蓝忘机仍不知疲倦地守在窗前,强作精神,双眼一刻不停地望着魏宅邸外不远处的那条大道,期盼着有车辆的出现。




他全神贯注地望着,仿佛认为稍不留神就会错过那份期待已久的瞬间的喜悦,饶使卧室门被打开,他也没有回头。




“少爷,晚饭时间到了。”绵绵见他没有回头,轻轻敲了敲雕刻精致的木门。



“再等等,他马上就回来了。”蓝忘机背着她,手指不安地攥着窗帘。



他的声音温柔沉稳,却又好像带有一丝颤抖,听得绵绵心里一紧。



其实她又何尝不明白自家少爷的心情,自己从小就服侍着他,一直都是把他当做弟弟来护着,她又何尝不明白那份等待中的幸福与痛苦。



“吃完饭再等吧,孩子。”正当绵绵不知该如何开口劝退自家固执的少爷时,魏夫人走了上来。



蓝忘机只是摇摇头,没有多说一句话。




良久,魏夫人叹了口气,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下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愕不已:“忘机……别等了,无羡他……今天不会回来了。”



“不会回来?!”



仿佛心脏停了一拍,蓝忘机转过身面对魏夫人,梗咽地问道:“什么意思?!”



他乞求刚才只是幻听,只是自己太思念魏婴而导致大脑的胡思乱想。



但希望总是与绝望相辅相成。




“他如果真的出发了,今天上午就该到家了。”魏夫人于心不忍道。



他不是没有考虑到过这种情况,只是不愿去往那方面猜想。



“也许是回程的车延误了时间!”蓝忘机蜷着手指,低垂着飘忽不定的眼,有些语无伦次。




“我已经派人询问过了,回城的车昨天早上准时发车了……”



“不,肯定是路上延误了!” 放大般的恐惧笼罩着蓝忘机,窒息感袭来,如搁浅的海鱼。



他捏着衣襟,心脏像是突然被针刺了无数次,疼的使他无法调转呼吸。




“他会回来的对吗?”他用祈求般的眼神望向魏夫人,怀着最后一丝连自己都不曾抱有的希望。




而奈何事与违愿,回答他的只有寂静的空气,以及自己若有若无的喘气声。




“魏婴说他今天会回来的……他说过……他就一会回来……”仿佛快要彻底崩溃,蓝忘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嘴里一直重复着虚实。



魏夫人见他站不稳,立马上前搀扶,拍着他瘦窄的肩,缓缓道:“忘机,想哭就哭吧,别憋坏了自己。”




也许是坐久了太乏力,蓝忘机在魏夫人的搀扶下直直跌回了座椅,随后机械地吐露着毫无温度可言的话语:“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绵绵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忍着泪水,道:“少爷你不要……”



话还没说完魏夫人就制止了她,轻言道:“给他点时间去适应吧。”于是使了个眼色,示意绵绵一同出了卧房。




此时此刻,绷紧的弦终于断裂,无声的抽泣伴随着痛苦的呜咽,在整个卧室内回荡。



“魏婴……”




可能,在得知这是一场禁忌之恋后,蓝忘机就已经明白,自己不会那么容易地幸福;也许两人之间早就已经埋下了悲惨的结局;也许,上天就是这样不公平,总爱捉弄相爱之人,无论再怎么扭转都逃不了命运的枷锁。




“命运吗……”







34.
傍晚落幕,黑夜来临。



期间,出于担心,魏夫人和绵绵曾端着晚饭去慰问过,然而卧室的房门一直反锁着,里面没有任何哭泣声,平静得让人害怕。




在卧室门被第三次敲响的时,魏夫人有些急了,叫管家用钥匙把卧室的门打开了。



只见蓝忘机的身子斜斜地靠在座椅上已经睡去,脸上若隐若现的泪痕已经干透了,额头贴着窗户,只能勉强的支撑着。




魏夫人松了口气,所幸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本想着叫醒座椅上的人儿吃点东西,后又想起什么干脆放弃了,道:“算了,他太累了,让他睡吧。”







35.
半夜,魏夫人彻夜难眠,仍是放心不下,唤绵绵上楼去查看蓝忘机的睡眠情况。




绵绵小心翼翼地爬上楼,轻轻推开卧室的房门,她知道蓝忘机一定睡得很不安稳。




想来换作是谁都难以承受如此大的打击,毕竟他曾一度满心盼着今晚会有魏无羡陪伴他入睡,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更何况他还怀着身孕,他又该如何面对孩子。




入眼便是被子里拱起一团,‘这孩子,他又蒙着头睡。’




绵绵不打算吵醒床上的人,准备转身离开卧房时,察觉到一扇微开的窗户。




她揉了揉困意的双眼,瞬间感觉到不对劲,望向黑暗中窗户,还透着缕缕寒风。





一切都太平静了。




她有点忐忑,手缓慢地伸向厚重的被子,艰难地掀开。



眼前的景象简直让人窒息——被子里的一团并不是预想中的某人,而是一个大枕头和几床毯子。




蓝忘机消失了!




绵绵顿时睡意全无,跑到客厅里大声喊:“夫人——少爷不见了!”



她恨不得刚刚只是自己的幻觉。




魏夫人被吓得脸色苍白,神智有些不清,她原本就因魏无羡的事够伤神的了。




很快,不到两分钟,魏宅邸全楼上下已是灯火通明,全府上下从管家到洗碗的丫头全都出动,各自打着手电和油灯,在周边大范围地进行地毯式搜索。



按照屋内的情景来看,蓝忘机被白纹党绑走的可能性很小,所有人都在猜测会不会是他想不开去做些傻事。




但最近白纹党势力总是蠢蠢欲动,要是被抓到了恐怕就只有难逃一死。




“楼里院子里都搜索完毕了,夫人,没有任何踪影。”管家向魏夫人汇报道。




魏夫人用颤抖的声音对绵绵说道:“绵绵,你和晚吟留在这,以防忘机回来了没有人在家。”



随后拿过女仆奉上来的斗篷迅速披上,果断地转向管家:“剩下的所有人,跟我出去,就是找遍整座城,也要把忘机给我找回来!”



T-B-C


好吧我知道很少( Ĭ ^ Ĭ ),太久没写,脑子不够用了啊

评论(17)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