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柒七

咸鱼一只

【羡忘|ABO】禁忌之恋(五)

(前文请戳主页)



17.

XX大舞厅内外再次充满了人流,接连不断地晃来晃去,蓝忘机的内心似嘈杂似宁静,缩在毛毯里从车窗向外张望。


蓝曦臣:“少爷,你确定要去吗?你现在身体情况还不稳定,绵绵姐说……”


蓝忘机用一个恳切的眼神望去当作是回答,然后挪开毛毯,打开车门下去。



秋末冬初的天气最叫人捉摸不定,迎面袭来的冷风让蓝忘机直发抖,刀刀刺骨。




他颤颤巍巍地稳住自己的步伐,进入大门,尽量朝着无人的区域走去。



“哟哟,看看这是谁!我们的大功臣来了!”苏悯善不知何时从一团人群中走上前来,“我们刚刚在打赌魏无羡那个傻瓜看到你脸会被气成什么颜色呢。”



“我猜是紫色!”一个白纹党的党员听到他们的对话向这边吆喝。




“绿色才对吧!”另一个白纹党的党员附和着。



蓝忘机听了心头一紧,感觉有些微喘不过气,低下了头。



苏悯善假装好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呲牙道:“大功臣干嘛低着头啊,你可没有做错什么啊……哎呀呀,你怎么脸色这么白啊,没休息好吗?”


蓝忘机暂压下心中高涨的情绪,拨开苏悯善放在他肩上的手:“我……”



这时,台上的主持人拿起话筒说了一段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往那边聚集。




蓝忘机在这阵喧哗中并没有听清台上所讲的什么,不过,此刻的他也无心去听这些,他来这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消遣。





“ok,我还有事,那一会儿见!”随着台上的声音结束,人群又开始自我玩起来,苏悯善对他挑了挑眉,混入人流。




蓝忘机望了望周围,发觉今天来的人数比上次多了很多,几乎是每个党都来齐了。






他一时觉得奇怪,也不知为何,心底竟泛起隐隐不安。






他使劲摇了摇头,稳定心神,忽略时不时有红手党投过来的恨意眼神,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寻找着某个人。




某个他现在唯一只想见的人。









魏无羡也在厅内踱步,格外的紧张,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格外的紧张。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不是刚刚所见的金家小姐,也不是这场宴会接下来的环节,而是这些天来总困扰着自己的那个无情的蓝忘机。



他今天按照父亲的嘱咐穿了一套笔挺的黑色西装,还特地用定型水打理了一下头发,目的就是让他以最好的状态去见金家小姐。




不过这些他都毫不在乎,他在乎的无非还是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他知道那个人来了,他刚刚还在不远处瞧见了他。




也不知怎么的,当他看见那个人的脸时,原本以为自己早已死去的心却偏偏又不争气地复燃,当真是可笑!


果然还是放不下……还是忘不了。




既然如此,为何不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同时也给对方一个机会?



魏无羡豁出去了,他想找到那个人,想当面彻底问清楚整件事,就算结果还是一样,大不了就让他彻底死心。








蓝忘机在周围梁柱绕了一大圈,然后扫视了一下群体,便一眼就看见了站在红手党附近的魏无羡——他今天依然很帅气。



正在他头疼怎么接近魏无羡跟他解释的时候,那人却径直的朝他走了过来,伸出了手:“我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





似曾相识的画面再次上演,蓝忘机有些惊喜,却没有露出什么表情,只是不顾白纹党鄙夷的眼神,把手伸了过去:“可以。”





“无羡?!”





晴天霹雳般,蓝忘机的手还没有完全伸出去,却硬得像冰块一样凝结在空中动弹不得。



‘是谁?!’



他向一阵高跟鞋的声源望去,一个身穿白衣的红手党女孩的身影闪进眼球,映在瞳孔上。



刚刚的那句‘无羡’就是出自这个女孩之口。




蓝忘机定定地望着那个女孩,发现她的脚步停留在了魏无羡身边。



可谁知,下一秒,那个女孩竟在大庭广众之下,挽上了魏无羡伸出的那只右臂。



这可谓真是给看见这举止的那个人来了顿晴天霹雳!





空气在一瞬间被冻结,蓝忘机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心中的不安随着女孩的出现愈发明显。



正当他竭力用最后一点呼吸去猜想眼前这是怎么一回事时,那个女孩又出声了。




“无羡,可算是找到你了,伯母伯父都还在台上那边等着我们呢。”她甚至还扯了扯魏无羡的手臂。




魏无羡被她一拉,右臂想下意识缩回来,然而却被抱得更紧,他缓慢望向远处台上的父亲,发现对方正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震过来。





“走吧。”




女孩又催促了一声,魏无羡环视了一眼周围的目光,又看向快要发怒的父亲,顾忌到魏家与金家的关系颜面,心中哀哀地叹了口气,动了动脚步,妥协地任女孩挽着走向台上。




见自家父亲的神情一下子变回平和,魏无羡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露出无声地苦笑,感叹着这世事的无奈。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后悔吗?可他和蓝湛早就已经结束了,又何来后悔?明明已经由不得自己了,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18.

“滴……哒……滴……哒~”


脚步声如同数千斤发烫的烙铁,踩在蓝忘机心上,每踏一步,都痛得无法呼吸。




他还没有来得及触碰到魏无羡的手,就被对方以转身的方式回绝,且头也不回。




手僵在空中无力地滑落,也还不至于显得那么凄凉,蓝忘机愣在原地,终于体会到,刚刚内心的那种不安,到底是什么了。

“诶诶诶这谁啊?”许是围观人见魏无羡和那女孩走远,纷纷议论了起来。



“听说好像是害红手党失去许多党员的那个罪人呢。”



“啊?是他啊!他怎么还敢有脸来啊!”




“诶!你说说,他不会是来闹事的吧!”





“呵,有可能!你看他那个骚贱样,知道今天人家要订婚了,还想来纠缠不清!要不要脸啊!”




“就是,一小白脸还想跟大户人家的金家小姐比,真是不自量力!”





‘订婚?!金家小姐?!’

蓝忘机像是听到什么,傻在原地,两颊煞白,心脏仿佛被一利刃刺中,疼得发慌。



“唉,走走走,没意思,都散了,看他做什么!”



望着疏散的人群,蓝忘机恍恍惚惚退到角落的墙壁,背靠着缓缓滑落,像是受了很大刺激,他大口大口地吸着气,胸膛起伏得厉害,仿佛从来没有这么急促地缺氧过。




“未……未婚妻?未婚妻?未婚妻?”




他无声地呢喃着握紧了双拳,手指夹深深陷进嫩白的皮肉里,感觉周围又开始冷了起来。




“你都有未婚妻了。”





他抱着膝,蹲在冰凉的地面上不停颤抖,冷汗顺着额角滴落到地面。




他知道,他的头痛症又犯了。




难怪来了这么多人,原来这是一场订婚仪式。




台上的主持人貌似又要开始什么演讲说辞,蓝忘机无法集中精神去听,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窒息感充斥在体内。



他抱着脑袋,似再也忍受不了所待的地方,没等到演讲说完,趁着所有人的不注意,艰难站起身,疯了一般地跑了出去。









19.

“少爷,车在这儿,你去哪儿?”


蓝忘机不顾蓝曦臣在后面的呼喊,像疯子一般横冲直撞,在街道边快步奔跑……



越跑越远,越跑越远,直到累得双腿发软,才停下来继续走。





夜晚的星空很美,如同万千星辰点缀的一幅美画挂在眼帘,可即使再美的景色,此刻也温暖不了某人受挫的心灵。





‘魏婴,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还找了未婚妻……’




他费劲地走在漆黑的街道边,双眼无神,头痛欲裂,夜间的冷风吹打着他单薄的身体,像一颗折断的草木一样几乎摇摇欲坠。




仿佛丢失了感官一般,他毫无目的地走在砖石铺成的路面上,眼皮沉重,额前的几缕头发已被冷汗浸湿。





他好累……




疲乏渐渐从头到脚袭遍全身,困意在身体内叫泄得越来越强,可就是耐不住心中的委屈与寂凉,让他如行尸走肉般徘徊在街道路旁。





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他看不清楚来路,跌跌撞撞的,以至于不小心撞到了一个酒气熏天的男人。






“喂!撞碎了老子的酒还想跑!”醉汉看着酒瓶从手中滑落摔在地上,瞬时勃然大怒,拦住了蓝忘机的去路。





蓝忘机顿了顿,选择置之不理,准备绕道而行。





“哼,想跑,没门!”醉汉抬起蓝忘机的下颔逼近自己,“哟,长得倒还不错嘛,小白脸!要不……给爷亲一个!”






蓝忘机一掌拍开他猥琐的手,压着脑袋以至于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滚。”




他生平第一次说了脏话。






“哼!你敢这么跟老子说话,真是活得不耐烦了!”醉汉提起他的衣领,将其揪上前,随后又猛地一推。





蓝忘机被这么一拽,无力地向后倒去,不小心撞上了坚硬的石墙,后脑勺贴合的地方滑落一丝血迹。




他努力撑着墙壁,避免往下倒去,嘴里急促咳嗽起来。




“怎么,你倒是继续骂啊!”醉汉上前抓紧他的头发一扯,下一拳重重砸向毫无防备的腹部。




“呃啊!!――――”




蓝忘机疼地慢慢弓下了腰,全身上下冷汗直冒,身体顺着墙壁不由地往下滑落,一脸痛苦地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





“哼,叫啊!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说完又一脚踹向他的后腰。



“唔!!”




冰凉的坠痛感从腹部周边扩散,蓝忘机斜着躯体,拼命护住肚子,稍微一动都是巨大的折磨。




“哈……哈……滚!”



他黑着脸,再次从喉咙挤出那个字眼,紧接着便是艰难地喘息。




“你还真是找死!!”




他恍惚间看到了醉汉的右手不知从哪里亮出了一把银色小刀,然后那人阴着那副恶心的嘴脸,对向自己的胸膛刺来。





蓝忘机迟疑了半天也没有闪躲,而是盯着在黑夜里唯独发亮的那块刀锋,心中失了魂般,感到一片茫然。





听说人在决定生死的那一瞬间会想起这一生最重要的某样东西,然而,此刻的他望着刀锋的距离越来越近,心中却依旧毫无波澜,只有消不掉的心痛蔓延开来,甚至麻痹了腹部传来的疼痛。





他渐渐没了力,趁着那几秒弯了弯嘴角,不想再看任何事物,索性在绝望之际闭上了双眼。







然而,胸腔并没有传来意料之中的疼痛,反而却感觉有人扶住了自己的肩膀。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再次睁开双眼,看到的便是蓝曦臣担忧的面容和倒地的醉汉。




“还不快给我滚!”



蓝忘机见醉汉麻利又抖擞地爬起来溜走后,心仍未感到轻松,反倒取而代之的是悬空在心房的压抑。



他在蓝曦臣面前垂着脑袋,依旧保持着黑脸的神态,张了张双唇:“你……”





蓝曦臣:“什么?”



蓝忘机:“你怎么不让他一刀捅死我!”



他无力地将蓝曦臣推开,支撑起上身欲爬起来,却被腹部一顿再次袭来的噬骨的痛楚给疼得跌了回去。




“啊――――――!”



前所未有的钻心般的痛感席卷全身,貌似比方才加重了好几倍,蓝忘机整个人颤抖了起来,手攥紧腹上的衣料,蜷缩着斜躺在凉硬的地面上,呼吸迅速变得急促。



“啊!曦……曦――――臣!”




蓝曦臣见状吓得连话都说不出,立马掏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少爷!少爷!你怎么样?!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就到!”他打完电话后腾出右臂准备上前去扶在地上疼得表情快扭曲的蓝忘机,但却反手被人拽住。



蓝忘机抓紧了他的袖子,疼痛像是终于把他磨得恢复了些神智,恍然大悟吐气道:“啊!救……救……救救我的……孩子!唔……”



他每说一个字都疼得倒一口吸冷气,每说一个字都皱一下眉头,最终还是撑不住往人身上一倒,不省人事地晕了过去。




“少爷!少爷!醒醒!少爷!”





在救护车开来时,蓝曦臣帮着医务人员把人抬上车,隐约间感觉脸上有些微微潮意,不经意间抹了一把,发现……



天空中竟是已经下起雨来。







T-B-C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