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柒七

咸鱼一只

(羡忘)无题 6(上)

别问我为什么这么久才更文,因为lo主最近不务正业,沉迷画画去了,哈哈哈sorry,咳咳!

(我就是喜欢深夜发文,咳咳,你们懂的😀)

(前文请戳主页)

自打蓝忘机怀孕以来,魏无羡就主动担起责任,照看起了他的饮食起居,无论大事小事都尽量亲力亲为,这些日子也没怎么闲停过。

当然,另一方更不可能舒舒服服。

每日早晨都是蓝忘机最难熬的时刻,不管膳食做得再营养亦或是色香俱全,永远都是吃什么吐什么,即使有安胎药缓和亦是如此,天天经历着这个循环过程,长期下来面部轮廓也难抵凹陷,整个人憔悴不已,竟比怀孕之前还瘦了整整一圈。

这一切魏无羡看在眼里,无奈心都碎了半截,偏偏还不能帮他分担些什么。

期间询问过蓝曦臣,说这是早期最正常不过的孕吐现象,更何况蓝忘机情况又是这般特殊,孕期反应自然也就较强烈些,叫魏无羡不必太过忧虑,只要让蓝忘机好好休息,不要太累,过些时日自然就会好转。

可每每如此,看着蓝忘机吃不好,夜里又总是辗转难眠,他心里就难受得不行,无时无刻不觉得为人父母是多么的辛苦,心里由生崇敬感。

特殊期间他不敢有一丝怠慢,起初吃什么都吐的蓝忘机,经过他的百般呵护,到后来总算是能吃得下东西了。

时间就这么匆匆流逝,久而久之,如蓝曦臣所说的那样,蓝忘机身体的确逐渐好转起来了,体型不再那么消瘦,反而开始圆润起来,只不过对于常人来说还是很瘦,但可喜可贺的是至少他已有了几分气色,不再是那种看起来一副弱不禁风的灜弱状了。

闷了这么些时日,蓝忘机身子也调理得差不多了,就想着出门溜达溜达,顺便透透气,毕竟总窝在家里边对孩子影响也不好。

魏无羡觉得也没什么不妥,就依了他。

~~~~~~~~~~~~~~~~~~~~~~~~~~~~~~

许久未骑在小苹果的背上,反而让蓝忘机有些不习惯,不过还好有那吊儿郎当的人在前端牵着,他才觉得安心。

一路上魏无羡半斤八两地高谈阔论,扰人心弦,好几次小苹果曾受不了他,却只能挤出几鼾压抑的鼻叹与之怼眼……

他们去万人空巷的集市逛了逛,买了些必需品,就按着那条田间幽径原路返回。

可谁知回去的途中老天爷不赏脸,竟下起雨来。

这天有不测风云,出门没带伞,雨却愈下愈大,直叫人头疼,没办法,为了避雨,他们只得躲到一棵桦树下。

魏无羡是个急性子,最受不了这种无声无息的等待,要不是顾虑到蓝忘机现在怀有身孕,不能让他的宝贝爱人淋雨。若现下只有他自己一人,那便好办多了,直接一冲回家,哪还管什么雨啊。

他们靠着树等了很久,可雨仍未有欲停下的趋势。

不过好在这棵树还算茂密,否则雨水直接滴穿树叶就能淋到身上。

“这雨什么时候能停啊!”魏无羡盯着天空,有些不满地抱怨着,“我们不会等一夜吧!”

他不是担心自己,而是在这种梅雨天气,怕蓝忘机染上风寒,蓝忘机身体素质也没有以前那般好了,在这种一冷一热的环节下是最易患病的。

只见灰蒙蒙的云彩挂在天边一动不动,天色也渐渐暗沉,雨声中参杂着风的呐喊,在耳边呼啸不停。

尽管他们已经挨得很近,可雨水还是借着风的推力打湿了两人的裤腿和肩膀。

八月底的雨水着实有些寒意,蓝忘机又穿得单薄,魏无羡怕他冻着,伸手脱去了自己的外衣披在他身上。

“抱着我。”魏无羡拥他入怀,将通过身体之间接触所产生的热度和暖意传达给他,阻挡他受寒风的侵蚀,直致风雨停歇。

不过终究还是没能幸免于此,第二日清晨,处于睡梦中的魏无羡就被一阵轻微的咳嗽声惊醒。

他揉了揉眼睛,后又悄悄爬起身,动作极其轻,怕惊动身旁之人。

蓝忘机紧着眉梢,嘴唇半张半合,还不明所以地迷糊睡着,只不过脸上染了两抹不正常的淡粉红晕。

“……咳咳……”

他摸了摸蓝忘机的额头,有些微烫,应是昨日下雨受了风寒。

也难怪,近日气象确实有些阴阳怪气,才叫他不慎染病,都说怀孕之人期间抵抗力会降低很多,看来这话倒真是一点都没错。

没过多久,蓝忘机动了动手指渐渐苏醒,却感到自己的额头正被一双温暖的大手覆盖,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谁。

他努力睁开干涩的眼,对上魏无羡有些发红的眼眶。

他知道自己肯定又让他难过了。

许久未沾一滴水,他张了张有些干裂的唇,吐着热气,道:“……魏婴?”

魏无羡捋平蓝忘机有些潮意的额发,问:“你现在感觉如何?”

蓝忘机:“咳咳……热……”,这一次他倒是说了实话。

魏无羡看他一脸难受样也不好过,软声问道:“就只有热吗?头疼不疼?”

蓝忘机费力点了点头。

魏无羡:“唉,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

幸好家里还留有些上次未用完的几味药材,这才派上急用。

魏无羡端着熬好的汤药进门,放到床榻案几上,轻拍着蓝忘机,将他唤醒:“先把药喝了再睡。”

喂完药后,他替蓝忘机擦拭着冒出的虚汗,用冷毛巾叠在他的额头上,来回循环,希望借此能够尽快退烧。

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区区小风寒来得快去的也快,在魏无羡的一番静心照料下,蓝忘机总算是退烧了。

接下来,就等他自己醒来吧!

许是有些累了,魏无羡也趁着这个时间打了个盹。

~~~~~~~~~~~~~~~~~~~~~~~~~~~~~~

“婴……不……”

魏无羡一醒来,就听到蓝忘机嘴里在含糊不清地呢喃着什么。

他听不清,便凑近了些,却发觉有些不对劲。

蓝忘机虽然嘴里说着什么,可并未醒来,且身体止不住地发抖,摸了摸他的手,掌心也是一片冰凉。

他猜测蓝忘机又一次发烧了。

魏无羡试探性地喊道:“蓝湛?”

未见其反应,他伸出手去探测他的体温,却不料摸到一把他发梢一层细密的冷汗。

‘奇怪,按道理来说这体温算是正常,这烧也的确是退了,可怎么还冒冷汗呢?’

魏无羡腹含疑惑的同时,也察觉到了蓝忘机稍有加重的呼吸。

与蓝忘机在一起同床共枕了这么久,如今这副异样状,他自然一目明了。

蓝忘机并没有发烧,而是在做梦。

~~~~~~~~~~~~~~~~~~~~~~~~~~~~~~~

这边,蓝忘机已经陷入梦境躯壳的边缘。

他的意识飘到十几年前的那个他此生都不愿再回忆起的惨淡夜晚,行在路上,周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

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如何游历到此,为何到此……但依稀能辨别这些亦幻亦真的往事。

后知后觉,他猜测自己被支配在了一个可怖的梦象迷网。

如同一个透明的旁观体验者,看着周围所发生过的变故,所有的光景都在这一刻重新上演。

射日之征。

血洗不夜天!

还有那句“滚!”

……

埋没的悲痛回忆被一句简短字语再次从心底生生给剥离出来,连根拔起挖出一汪苦水。

他有些惊讶,不是早该释怀了吗?

却不曾想过,即使过了那么久,当那句话再一次砸在心口上时,还是不免疼了一下。

原来,还是不曾放下。

毕竟那一次,当真伤他太深了。

他闭上眼,不愿去看这个令他心碎过的地方,心里莫名被勾起一段惆怅情绪。

耳畔的风呼吁在洞口,将他的抹额撩起,他拢紧身上的外衣。

好冷!

从未觉得风是那么的冷……

细想,还好,他后来等到了魏婴。

还好,魏婴留在了他身边。

‘我算幸运的吧!’

这么想着,心里也能好受些。

前世的过往让他触景生情,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他想醒来,想离去,奈何画面一转,跳入到乱葬岗。

黑白颠倒,太阳瞬间被换为月亮顶替安置在空中,夜色浓稠,有些微微暗红,衬托着黄土也布上一层红影。
头顶一阵阵邪风拂过,在这了无人烟的地方,饶人头皮发麻。

他恍惚行了一段路,看到一抹有些倾斜的黑影背对着他立在前面,不顾被风吹乱的抹额飘带,跑上前去。

满地的血流成河,沾到了蓝忘机的白靴,他不去顾及,也无法顾及。

“魏婴?”

他搭上那人的肩膀,却感觉手掌黏糊,抽回定晴一看。

是血!

他全身上下都是血!

魏无羡被蓝忘机的举动牵扯着转过身来,无神地半歪着脑袋,血丝布满眼球,戾色暴涨,像是失了魂的傀儡,一脸了无生息。

他几近疯狂地咧嘴笑着,憎恨的眼神直冲蓝忘机,如同面对十恶不赦的仇人,步步将他逼近。

蓝忘机神色难有的错愣,这样的魏无羡让他有些害怕。

他被魏无羡逼得一连退了好几步,直到背部抵到石壁不能动弹。

他看不清周围的一切,却隐约看到魏无羡眼神冰冷,双唇对着他动了动。

但他没有听清魏无羡说了什么,画面一裂,醒了过来。

“……哈……哈……”

他借助床槛之力立起身,半撑着身子坐在床榻上,背部冷汗淋漓,衣衫早已湿了一大片。

‘怎么会梦到这种梦?’

他试图平复波动的情绪,又感觉哪里怪怪的,扫遍整个屋内,却不见魏无羡身影。

‘等等!这是哪儿?’

他还没有傻,他分辨得出来。

这里根本不是他和魏无羡的住所!

满腹的疑惑与不安涌上心头,蓝忘机急忙从床上爬起来,朝着屋外奔去。

山峰峦峦重叠交错,密密麻麻的线条叫人眼花缭乱,蓝忘机揉按着太阳穴,觉得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里是乱葬岗!?

‘怎么回事?’

他来不及思考这些,只顾着拼命在乱葬岗上搜寻着魏无羡的身影。

周围时不时有几只乌鸦停靠在树枝上凄凉叫着,让找不着魏无羡的蓝忘机更加心烦意乱。

他似乎跑了很远的路,终于在一棵树下的角落,寻到了那个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的漆黑背影。

魏无羡背对着他,这让蓝忘机迅速倍感不安,忆起方才梦境里的魏婴,也是同样背对着他。

他突然心生怯意不敢喊他,停止前进的步伐,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驻扎在原地挪也挪不开。

然而就在他无法抉择间,魏无羡转了过来。

蓝忘机在那么一刹那有些紧张,不过很快又放松回原状。

还好,不是梦境中出现的那般场景。

“蓝湛?”他冲蓝忘机笑了一眼,缓慢走近他身旁,道:“你受了风寒,身子骨还没渐好,怎么不多躺会儿?”

“还难受吗?”

“有没有好一点?”

“蓝湛?”

他声音如往常一样无一二区别,唤他的语气还是那样亲昵。

蓝忘机伸出双臂一把抱住魏无羡,声音有些激动:“没事……没事,我没事,有你在我永远都没事。”

温暖的怀抱让蓝忘机无比贪恋,一时忘却了身处乱葬岗这个叫人不解的问题。

他抱得很紧,方才那个梦真把他惊到了,怕一放手之后怀中人会如烟缕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他也渐渐有些呼吸困难,因为魏无羡把他搂得更紧了。

蓝忘机干笑着,道:“嗯……婴……你别……抱这么紧……先松开好不好?”

魏无羡没有回答。

蓝忘机不明其理,又喊了句:“魏婴?”

还是没有回应。

下一刻,他的内心就开始恐慌起来,因为……
他的右肩处的衣服,貌似被什么浸湿了一块。

然后,魏无羡整个人向他压去。

蓝忘机:“魏婴?”

他使劲托着魏无羡的身躯,无奈支撑不住身上人突如其来的重量,两人直直向后倒去。

后脑勺磕在了一块石头上,他却半点不觉得疼。

魏无羡脸朝下,趴在他身上,毫无反应。

“魏婴?”

周围的寂静让他更加惶恐不安,焦虑压在胸口,堵得他快要窒息。

他稍微用了点力道,将魏无羡正面翻过来。

不看还好,这一看,就差点没让他直接晕过去。

隐隐发黑的斑斑血迹挂在魏无羡嘴角,此刻还在不停溢出,却是怎么也止不住,血顺着颈间淌入衣领,将他的黑衣打湿,也染红了蓝忘机胸前的白衣。

蓝忘机终于后知后觉知晓了刚刚肩膀处的那片湿润是什么。

他瞪大了眼睛,满眼的红意难以驱除,似要把他眼睛刻出血。

他破喉喊着魏婴,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耳边是一如既往的寂静。

“魏婴――!”

“魏婴――!”

被唤的人依旧毫无声息睡在地上,一切都变得鸦雀无声。

蓝忘机什么也看不到,空洞的眼里只有那抹刺眼的红。

他在魏无羡身上疯狂探寻着什么,希望能够摸到一线生机,直到双手也开始变得潮湿。

他停了下来,无神的眸子盯着自己鲜血淋淋的双手,颤抖个不停,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看到血。

“怎么办……怎么办……”

一切都变得诡异起来,紧接着,魏无羡的躯体也渐渐消逝,蓝忘机伸手妄图去抓,可坐在原地的他不知为何双腿没了力,动弹不得,最后只得透过魏无羡捞了一把空气。

他双拳重重砸在了胸口上,紧咬着快要出血的唇,心脏无法承受的撕心抽痛感活活将他剥离出壳,合着散乱的泣不成声引来一阵呜咽……

泪珠镶入眼眶,滴在地上,湿了黄土……

黑暗袭来,这回,是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

“蓝湛,蓝湛,蓝湛!”魏无羡轻拍着蓝忘机的脸颊,声音带了些急促。

从刚刚开始魏无羡就发现蓝忘机一直很不对劲,没有发烧却冷汗不停地直冒,呼吸频率也变得不稳,像是被困在梦境中出不来。

魏无羡见不得他受半点分毫的伤害,即使是在虚幻当中也不行,就施了点外力将他从梦境里拉出来。

“魏婴――!”

显然,他是被吓醒的。

他紧紧抓住魏无羡的手腕,喘着粗气,胸膛含着那颗剧烈跳动的心上下起伏着,愣是半天没缓过来。

‘这是……梦中梦?’
等他意识清醒后,才得出这么个结论。

魏无羡看了一阵心疼,替他拭去汗滴,用爱人般的口吻道:“做噩梦了?别怕,有我在。”

蓝忘机拽紧魏无羡胸前的衣服,借力直接坐起身,投入他的怀抱,夺取对方身上的暖意。

这真切的触感让他终于相信这是现实,不再是那个恐怖的梦境。

魏无羡见他不说话,只是抱着自己,近距离贴身感到蓝忘机有些瑟瑟发抖。

他拍着蓝忘机的背以示安抚:“好了好了,没事了,只是个梦而已,梦都是反的。”

“太……真实了。”蓝忘机把脸埋在魏无羡的肩膀上,连说话都有些颤抖,“答应我,永远别离开我!”

听他这么一问,魏无羡大抵也猜出梦境和他有关,柔声道:“傻瓜,我爱你还来不及,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呢?”

“答应我!”他收紧手臂的力道,把魏无羡抱得更紧,为的就是寻到那一丝安慰。

魏无羡觉得再这样下去蓝忘机就快要哭出来了,立马顺抚着他的头发,轻声道:“好好,我答应你!”

他吻上蓝忘机的头顶,又道:“你啊,只是受孩子的影响心神不宁才会乱做梦,梦里的虚幻又不会在现实中发生,自己别瞎想这么多。”

蓝忘机云里雾里听着他的嗓音,心底莫名舒服,合上眼,很快沉溺在他落下的吻中,也就不去想这么多了。

他的确也不愿想这么多。

“没事了?”

“嗯。”

~~~~~~~~~~~~~~~~~~~~~~~~~~~~~~~

日子一天一天过着,却也潇洒。

正如泽芜君所说,蓝忘机在怀孕第三个月时情况果然稳定了许多,早期时的孕吐现象也已消失不见,煎熬的时光总算过去了,这让两人都很欣慰,最主要的是蓝忘机不用再遭那份罪了。

时间匆匆流逝,七月流火,转眼却已入秋。

田野里一片金灿灿的光辉闪耀,魏无羡知道这又是到了丰收的季节。

这一天,他刚从田地里忙活回来,而本该坐在石凳上等着他的蓝忘机却不见身影。

‘咦?蓝湛人呢?’

一踏入门槛,就听到吱咯吱咯的声音连续不断地从一间较偏蔽的房间传来,魏无羡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放下手中锄头,闻声寻去。

蓝忘机坐在一台纺织机器旁,正在专心织布,以至于魏无羡进来都没注意到。

他从身后抱住蓝忘机,像往常一样在他耳边吐气,笑道:“不是叫你不要做这些的吗?怎么这么不听话。”

蓝忘机停下手里的动作,转过头对着魏无羡:“天气凉了,我想多做几件秋冬的外衣来,顺便……为咱们的孩子做几件衣裳。”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又道:“现在孩子危险期也已经度过,我又不是什么都做不得,也不可能总这么闲着,总该做点事情了。”

魏无羡细想半天觉得这话也没差,就依言他:“你这么说也没错,但凡事都得小心!听见没?”

蓝忘机点点头:“嗯。”

他拿起一块已经新织好的崭新布绸,摊开举在在魏无羡面前,问:“这块布给孩子做成小棉衫,觉得怎么样?”

魏无羡摸了摸他的下颔,道:“二哥哥这么心灵手巧,只要是出自二哥哥之手,必定好看。”

蓝忘机别过头:“总这么敷衍我。”

魏无羡下巴抵在他的脖颈间,颇有无奈地笑道:“好看!我说真的!这颜色好看!”

语毕,后者这才转过头望他。

魏无羡好笑地揉捏着蓝忘机的手指,偏头吻上他的脸颊,轻声道来:“好了,也差不多是时候停手了,你看你这手细皮嫩肉的,要是磨出茧,岂不心疼死你魏哥哥?”

蓝忘机闻言,觉得也有些疲乏了,停下手中工活,道:“那好罢。”

他起身,因刚刚背对着魏无羡坐着没怎么仔细看到,这下才注意到魏无羡从头到脚皆是一身脏乱。

他边帮魏无羡掸去衣领上的尘土,边问:“怎么回事?”

魏无羡摸了摸后脑勺,道:“嘿嘿,刚刚那只狡猾的黑兔子又跑到田地里去挖萝卜,我就去抓它,就快要抓到时,结果……我就不慎……咳咳,被蔬果绊了一跤。”

蓝忘机道:“这么不小心,一个大男人跑路还摔跤。”

魏无羡撅嘴,“嘿嘿,这不能怪我啊,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嘛……”

蓝忘机:“行行行,你也累了一下午了,今晚由我来下厨。”

魏无羡自然是不肯放任蓝忘机一人,道:“那怎么行?”

蓝忘机一脸真诚,道:“仅此一次。”

固执如蓝忘机,这个眼神魏无羡知道是拿他没辙了,道:“好吧,那我必须帮你打下手。”

蓝忘机一口回绝道:“不必,你歇息就好。”

他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不等魏无羡反驳,转身走进厨房。

‘也罢,说起来也好久没有吃到蓝湛做的饭了,还真有点怀恋呢!’

‘唉,算了,去洗澡吧。’

魏无羡对蓝忘机行径也不多做言论,趁着他做饭期间,去浴屋沐浴了一番。

~~~~~~~~~~~~~~~~~~~~~~~~~~~~~~~

等到魏无羡更衣完毕后,蓝忘机也张罗得差不多了。

当他看到今日的晚膳时,激动得简直快要跳上天。

平日里两叠清淡的菜,今日还特别加上了两叠辛辣的菜,整齐地摆放在桌上。

想也知道这两叠辣菜是蓝忘机特意为魏无羡准备的。

“啊啊啊啊啊蓝湛!我真是爱惨你了!”魏无羡一时兴奋得快要语无伦次。

鬼知道他是有多久没吃到蓝忘机做的辣菜了。

蓝湛:“吃吧。”

“嗯!”魏无羡坐下,伸筷夹了一块肉给蓝忘机:“你多吃点,瞧瞧你自己,你哥要是看到你这么瘦非得怪罪在我头上不可。”

对方也夹了一块辣菜放到魏无羡碗里,后又接纳了那块肉将其夹入口中细细咀嚼。

魏无羡夹起一口呑入,发出感叹:“嗯!好吃!”

见蓝忘机不应,他又道:“二哥哥好生贤惠,羡羡好幸福!”

“怎么办?我要去没有二哥哥的话该怎么自理生活啊?”

“诶?二哥哥明明不怎么吃辣菜,怎么做辣菜就这么的好吃啊?”

“……是不是……背着我私下偷偷学过啊?”

蓝忘机望了他一眼,道:“食不语。”

‘好吧,就知道。’
这是蓝家人多年来的饮食习惯,魏无羡识多了,早就见惯不惯了,不过他还是会破蓝忘机的例,偶尔插上几句话,蓝忘机也由着他。

“二哥哥最棒了!”

“看着蓝二哥哥的脸最好下饭了!”

蓝忘机也没多说什么,任魏无羡肆无忌惮地‘胡说八道’。

要是换作蓝忘机以前,早对旁人施展禁言了。

可奈何他是魏无羡啊!

~~~~~~~~~~~~~~~~~~~~~~~~~~~~~~~

“啊!又吃撑了。”魏无羡悠哉悠哉地放下碗筷,靠在凳椅上舒展双臂。

难以想象他竟然将那两碟辣菜全部解决了,敢情是有多怀念才会做到这种地步啊。

他一向吃得很快,然后举手投足间温情一瞥蓝忘机,全是爱意。

每每都如此。

接着就是饭后老规矩,一人洗碗,一人喂生擒。

这样的生活也就只能用‘惬意’二字来形容了。

太阳还没下山,给地面上的事物渡了层灿烂的黄色,落幕在夕阳的维帐下,宛如一片金色海洋。

魏无羡见天色还早,挽过蓝忘机,道:“这夕阳正好,需美人伴佐。二哥哥,咱们是不是该去散会儿步啊。”

蓝忘机对他的要求一般情况下一直都是言听计从,又怎么会拒绝这个小小的事项呢。

“好。”

在这逢秋之时,正是秋季之花全部盛开之季,绿色草地却开始稀疏泛黄,漫山遍野的一切都笼罩在金色的摇篮中。
他们来到风景秀丽的后山,兜兜转转到处看着,走累了,就停下来小歇一会儿。

夕阳西下,山脚煞红的日光倾洒在两人脸上。
蓝忘机坐在草地上,魏无羡则安分地躺在他的腿上,两人在一棵银杏树下望着夕阳交换着甜言蜜语。

魏无羡嘴里叼着草根,一指玩弄着蓝忘机的发丝,道:“诶?蓝湛,你说以后我们的孩子取名叫什么好啊?”

蓝忘机低头看着他,道:“你可曾想过?”

魏无羡撅嘴道:“那是自然。”

蓝忘机:“说来听听。”

魏无羡细细道来:“我慎重考虑过了,是男孩儿的话想叫若弦,是女孩儿的话呢就叫若萱,二哥哥意下如何啊?”

蓝忘机:“若弦好听,若萱……也好听。”

蓝忘机:“且都是雅名,可以考虑。”

无可否认,只要是魏无羡取的,他都觉得好听。

“呵呵……”魏无羡笑了笑,道:“竟然如此,那孩子跟谁姓啊?蓝二哥哥?”

“……”

这个问题一出,魏无羡自己也是懵逼的,其实他私心是希望孩子跟他姓,但总不好这么跟蓝忘机说,他魏无羡还没无耻到这么不要脸!

等等!这怎么就不要脸了?孩子也是他的,怎么就无耻了?

魏无羡在瞬间想通后,邪笑着望着上方,用草根尖尖挠着蓝忘机的下颚,撒娇道:“二哥哥,蓝二哥哥,忘机弟弟,湛儿……”

蓝忘机一眼就看穿他心中所想,果断一口回绝:“不行。”

魏无羡头顶顿时感到一阵暴击:“诶?为什么?”

‘这蓝湛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要知道,他魏无羡提出的要求,蓝忘机可是从来都没有拒绝过。

蓝忘机冷然回答:“不为什么。”

“好蓝湛……你行行好……”

“不行。”

“好哥哥……湛儿……”

“不行。”

不管魏无羡再三恳求,他嘴里吐纳的始终都是坚定不移的那一句。

其实,面对魏无羡这般撒娇,他也是有些动摇了,嘴上这么说不过是死撑着面子,还好最后是魏无羡先妥了协。

“好吧好吧,那咱们定好,等孩子出生,要是男孩呢,就跟我姓,是女孩就跟你姓,这样行不行?”魏无羡见蓝忘机竟在这方面如此执着,索性退了步台阶,反正对谁都没有损失。

果真,蓝忘机听到魏无羡的说辞,一口爽快答应了。

魏无羡笑意挂上嘴角,侧身面对蓝忘机的小腹,柔软的唇瓣隔着衣料亲啄了一小口:“宝贝,你要安分点,等你出来后啊,爹爹带你游遍全天下,闻遍全天下,去全天下最美的地方,所以啊,你要快快长大……别让你湛爹爹太辛苦了知不知道?”

他来回轻轻抚着蓝忘机不再平坦的腹部,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上面,温暖无比。

蓝忘机一脸柔情似水地看着窝在自己腿上的魏无羡,不曾想过这样一个随意的人正经起来是如此温柔。

正值落叶时节,银杏叶时不时飘落,铺盖在两人衣襟上,堆积满地。随着风的吹拂,卷起掉在地面的残叶,刮出了好看的弧度,却也带了几分凉意,引得浅眠的蓝忘机轻咳了几声。

“咳咳……”

“风有些大,回去睡吧,别受凉了。”

“嗯。”

魏无羡恋恋不舍地从他腿上爬起来,将他揽在怀里,护送回家。

评论(3)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