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柒七

咸鱼一只

(羡忘)无题 3


(拖了这么久总算发了)

(前文请戳主页)

蓝忘机最近越来越奇怪了,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时不时就感到浑身乏力,灵力在身体内无头绪地四周窜动,运用灵力就浑身顿痛,甚至偶尔无法控制运行,激得他呼吸频率时刻被打乱。他不明白自己这副状况是怎么回事,也不想魏无羡为此而担心,就没有仔细向他道明,但今日脸上比平日里更显苍白的模样牵动了魏无羡的目光。
魏无羡伸出手心抚向蓝忘机的额头探测,对方却并无发烫症状,这真是奇了怪了。
他凝视着蓝忘机疲惫的脸孔,开口问道:“蓝湛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有什么别自己硬藏着,快告诉我。”
蓝忘机瞟了一眼他投过来的关怀眼神,心里有些触动,脸上却依旧一副生淡样想糊弄过去:“你平日里见惯我这副皮囊,何来生病之言?”
“但是……”魏无羡还想询问,却不料蓝忘机覆上了他的唇,他有些惊讶蓝忘机头一次这么主动,心里莫名勾起了一股火劲。
蓝忘机的吻很生涩,很快,便由魏无羡掌握了主动权,撩得蓝忘机想停下来,“唔……”细碎的嘤嘤声参入腹中,听得魏无羡耳根发痒,想要索取更多,他的舌尖太勾人,每一次滑过就像在舔一颗糖果般,甜滋滋的,叫人舍不得放开。蓝忘机每一次退缩他就进攻得越厉害,根本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直到蓝忘机重重锤了锤他的胸口,他才放开了眼前这人。
蓝忘机粗重地喘息着,殷殷的唇瓣张合着,如同一只濒水的鱼儿。他抚了抚仍旧端正的抹额,满眼憋屈地对上魏无羡明媚的眸子。
魏无羡见他的脸颊上带了点淡淡的红晕,止不住地想欺负眼前这位美人。
他抬起蓝忘机的下颚,瞅了半天,随后擦去蓝忘机嘴角的晶白液体,看着他总算有点气色的脸孔,嘻嘻道:“抱歉啊蓝湛,没控制住……嘿嘿”他一个人傻笑着,不顾蓝忘机满脸的黑线。
微风吹着蓝忘机微凌乱的发丝,魏无羡竟有些看得出神,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怪自家蓝湛太过好看,多看几眼还不行吗,想着想着,一只灵鸽从蓝忘机身后跃过,停留在了石桌上。
魏无羡有些怨恨地望着那只灵鸽,不想理它,“臭鸽子,坏了我和蓝湛之间的好气氛,哪天非把你烤了不可。”魏无羡在心里不喜地喃喃道。后者像是感受到魏无羡的埋怨,立刻在石桌上乱蹦着,叽叽喳喳地叫的人心烦。
蓝忘机整了整额前两侧的发丝,走向灵鸽,魏无羡嘟着嘴也跟上来,脸上写满了不悦。
灵鸽的体型看起来不算很大,但当它展开翅膀遨游于蓝天时,譬如一只大雁,但无法相提并论的是,灵鸽却比大雁珍贵太多。
这是云深不知处典型用来捎信物的鸽子,而且不仅富有灵性还通有灵力,所以人称灵鸽,它的爪子上绑着一个小型的乾坤袋,专门用来装大大小小的东西。
蓝忘机摘下乾坤袋,取出信件,拆开。
“你大哥说什么了?”魏无羡漫漫地问道,眼睛依旧死盯着这只蓝色羽翼的灵鸽,不松懈一刻,恨不得运用眼里的怨火把这只灵鸽立马烤了吃。
“依旧是些蓝家琐事。”蓝忘机撇过头看向魏无羡,“他们一切安好。”
“哦?”魏无羡满是戏虐的眼神趴在石桌上望着他,意犹未尽。
蓝忘机走向屋内,魏无羡一把逮住灵鸽的翅膀跟随蓝忘机也往屋内走去。
“你为何对它如此苛刻?”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手里委屈样的灵鸽,对它有点同情。
魏无羡紧了紧手中的力道,含笑道:“这不正表明我喜欢它嘛,是不是啊,蓝宗主身边的大红人!”‘大红人’三字被他拉得极长,带有了点别扭的尾音,他皱着眉,瞅向灵鸽,灵鸽被他这么一刺激,不停地啄着魏无羡的手,一个机灵挣脱开来,飞往蓝忘机身旁,立足在了桌角边沿。
“嘿……你这臭鸽子!”魏无羡顿时就炸毛了,想上前揪住它好好教训教训,但一想到等会还要靠这只臭鸽子送信,只能强忍心头的不快。他看着这只鸽子挺直的站姿,一副骄傲样立在桌角边沿,在心里已经将它活剥好几次了。
蓝忘机看着如同三岁的魏无羡,叹了叹气,转而从书案堆抽出一张白纸平放在桌面上,提起毛笔在砚台上沾了些笔墨,在纸上端正地写起来:一切安好,兄长无需挂念,代我向叔父问好。
自从蓝忘机和魏无羡定居在了这里后,考虑到蓝忘机定会留恋自家的兄长和叔父他们,所以蓝曦臣每半月便会捎灵鸽前来探望。灵鸽也如其名,甚是听话,随叫随到。
蓝忘机将写好的信件对折后,塞入信封,放入乾坤袋,系在灵鸽爪子上,他掌心托起灵鸽,“去罢。”让灵鸽飞回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望着外面大好的阳光,感叹道:“今日天气难得这么好,蓝湛,我们去集市逛逛吧。”
蓝忘机依着他:“好。”
魏无羡:“带好银两,我去牵小苹果。”说着便向后院的一棵树下走去。
等到魏无羡将小苹果牵向院外时,蓝忘机负着忘机琴跟避尘,已在原地等候着。
忘机琴和避尘毕竟是众仙氏家族中敢梦不敢求的上等灵器,不知有多少人日思夜想着要索取,随身带着总比留在家中安全。
“来,坐上来,这次换我来牵。”魏无羡拍拍小苹果的屁股,却引来了小苹果愤愤不满的几声鼻鼾,直到蓝忘机坐上背,它才换回怂样。
“这小苹果怎么就怕你,不怕我啊?”魏无羡瞧见小苹果愁着眼怼向他,“啧啧。”对小苹果感到无奈,牵着它,往集市走去。途中,嘴里还时不时哼着几曲小调。
两个时辰后,终于抵达城门外,蓝忘机从小苹果背上下来,站在一旁,魏无羡则将小苹果
系留在了一棵阴树下,随即与蓝忘机并肩入城。

“来来来,瞧一瞧,看一看,上等的玉镯,买一个回去吧!包不了你吃亏!”今日的集市很是热闹,商家的吆喝声,与男女老少成双成对的谈吐声混杂在一起,不免使人有些心悸,蓝忘机并不喜欢这份嘈杂声,无奈魏无羡喜欢热闹,他想着只要能陪着深爱之人,无论何时何地怎样都无妨。
“二位公子,来瞧一瞧?不买,看看也行啊。”一位中旬年纪的妇人目光锁向魏无羡和蓝忘机,察觉到他们行举之间的不凡,断定应是哪个名门仙派,立马夸大奇谈地推销着自己的货物,“我手上拿着的可是百闻不如一见的翡翠玉佩,可是从皇宫里运行出来的呢!二位公子可否心悦?”
“不用了,大娘,我们暂且用不着。”魏无羡目光对上了妇人难免有些失望的神色,正欲转过头去,然而余光瞥见了临摊摆着的一件衣裳,被其所吸引。
那不是什么用特别昂贵的布料做的礼服,也不是给达官贵人试用的婚服,而是一件小小的婴儿里衣。魏无羡远远地望着,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一旁的蓝忘机看着他久久地盯着某处看,问道:“怎么了?”
魏无羡突然把上蓝忘机的腰,靠近他的耳垂,吐了口气:“咱们一直都是两人,也就差个小的了,蓝二公子要不为我生个小蓝湛?你看,那婴儿衣多可爱啊。”
满是邪魅的声音传入耳膜,萦绕在蓝忘机心房,他听着让人脸红的话,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他顺着魏无羡指着的方向,看见了那件小衣裳,也有那么一丝失神,却强作一本正经道:“又不正经…………我是男子,这如何能生?”
魏无羡凝视着蓝忘机,另一只手朝他的胸前摸去,感受着对方心脏正有力地跳动着。
魏无羡笑了笑,将蓝忘机揽得更近了些:“要不今晚咱们回去试试,好不好?好久没有试试了。”
他们的举动很明显,路上的行人投着不解的眼神,时不时向这边瞟望。
“……不知羞。”蓝忘机顿时有些语塞,“快点放手。”他挣脱魏无羡的臂弯,“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好好好。”魏无羡摊开双手以示清白,“我不胡来,要不等会街上一大堆人指责我非礼蓝家二公子,那我还有没有活路啦。”他吊儿郎当地尽说些瞎话,蓝忘机望着他,平日里冷洌的目光化为尽数温柔融入眼中。
魏无羡牵起蓝忘机的手,道:“走走走,我们过去看一看嘛,反正我们不买。行不行?”
魏无羡没有听到蓝忘机的回应,就当是默许,领着蓝忘机走向不远的临摊处。
走进一看,才知道这小衣裳做工有多么精致,上面绣着的图案并不是俗气的牡丹,也不是大众的莲花,而是一朵朵小小的玉兰布缀在一起,很是规律,摸起来也很舒服,魏无羡将小衣裳提起来,晾在自己胸前,看着蓝忘机:“怎么样,我说过很可爱吧!”
蓝忘机纤细的白皙手指抚过上面的纹理,玉兰花的图案勾起了蓝忘机的回忆,想起云深不知处的藏书阁外也有那么一株玉兰,不知道现在长得多大了。
“公子好眼光,这款不仅做工细致且采用的是上等布料,想必公子摸摸便知手感如何。二位可是要买给家中未出世的孩子?”老板娘年纪不大,也就三十上下的样子,姿容也不错,满脸的笑容让人觉得她和蔼地有些可人。
“不,我们只是随便看看。”魏无羡放下小衣裳,笑眼对着面部表情有些生硬的蓝忘机,对方好不容易才从玉兰花中缓过神。
“我们去那边看看。”魏无羡又被前方的热闹所吸引,向前探去。
他紧紧地抓着蓝忘机的手,仿佛怕他走丢在人群中,怎么也不愿松手。
他们大概逛了很久,魏无羡看蓝忘机也有点疲倦了,领着蓝忘机在一家茶馆稍作休息。

“蓝湛,你刚刚是不是想买那件小衣裳啊?”魏无羡边沏茶边询问,手边还不停地忙活着剥碟中的莲子。
“觉得好看。”蓝忘机想也没想就回答。
“呵。”魏无羡满意地轻笑出声,“不如等会我们去把它买回来,等以后我们领养了一子后再给他穿上,好不好?”他不是没有想过以后要领养一小的,只不过这荒唐的想法总会被自己无意间埋在心底。
可这次蓝忘机竟也由着魏无羡胡来,不但没有阻止反而还一脸认真地回答叫好,这逗得魏无羡有点想笑,心想自己随口说什么蓝湛永远都是副认真模样,真是傻得可爱!
“你啊!”魏无羡感叹道,将一颗莲子塞入嘴里,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身后的高亢声音打断。
“是嘛?我听说了,那家人死的可真是凄惨呢!”坐在后桌上的一群人开始毫无遮掩地讨论起来,声音大的可以很清楚得传入魏无羡和蓝忘机耳中。
甲:“死了也是活该,他那一家人都不是什么好人,要不然怎会惹上怨灵,怕是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哟。”
乙:“是嘛是嘛,我听说那怨灵修为还挺高呢!屠杀了整整二十条人命呢!”
丙:“你们说的是哪里的怨灵啊?”
甲:“还能是哪里啊,就是离这不远的信河村!”
丁:“听闻那村子现在怨念极重,人都不敢在那里住了。不知道何时能来个修为高的仙士把它铲除了,不然这村民日子没法过啊。”
乙:“是啊是啊……”
“……”

魏无羡和蓝忘机细细听了后,两人眼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最后还是由魏无羡先开了口:“蓝湛,咱们好久没去夜猎了,要不,今晚去风光风光?逢乱必出的含光君?”
蓝忘机点了点头,不多掷言词,拿起茶杯往自己口中送去,还没喝到一小口就想吐出,但这实在有失大雅风范,只能压抑恶欲感将茶水艰难地咽下。
魏无羡见蓝忘机微微皱起了眉头,停下手头剥莲子的活,问道:“怎么了?”
“难喝。”蓝忘机一脸嫌弃,感到头部有些昏胀。
“是嘛?”魏无羡喝了一口,又道:“不难喝啊。”
“难喝。”蓝忘机依旧满眼嫌弃得瞥过那杯茶,重复着刚才同样的话语。
魏无羡有点诧异,蓝湛这是在向他撒娇吗?这小眼神,妈呀!真是越看越可爱!脑补起来简直要命。
蓝忘机还未察觉自己的不寻常,端坐在桌前,看着一脸春光泛滥的魏无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自己被晾在一边。
许久,才问道:“在想什么?”
“啊?没什么……”魏无羡回过神,后又似想起些什么想调倪他:“蓝二公子这么难伺候,以后岂不是我做牛做马都满足不了公子您,那可怎好?难不成以后只能在那方面满足蓝二公子?”
成功完美地看到蓝湛满脸黑线不语,魏无羡又笑出了声。
“好了,时日不也早了,咱们回去吧,再久点小苹果要把树下的草都啃光了。”魏无羡好不容易从刚才的笑欲中抽出来,看向蓝忘机。
蓝忘机点了点头,放了掂银两在桌上,起身离去。
“这就走啦?”魏无羡连忙起身,抱起从集市买来的东西,快步跟上蓝忘机,还不忘跟小二喊道:“小二,钱放桌上了!”
看着蓝忘机踱步在前面,魏无羡心想刚刚是不是哪里气到蓝湛了,可看到蓝忘机停留在了他们刚刚去过的摊位,才恍然明白过来。
两人很快回到了小苹果的栖息地,见小苹果满地打滚以示不满,魏无羡从袋子里掏出了一个红苹果,丢进小苹果嘴里,摸着它的头颅顺了顺毛,后者很听话得不闹腾了。
与来时一样,蓝忘机坐在小苹果背上,魏无羡则在前面牵着,唯一不同的便是小苹果背上负着的那一大堆东西,和蓝忘机手里提着的那件特殊的小衣裳。
时间不快不慢,伴随着黄昏的落幕,回到了自家院前。
~~~~~~~~~~~~~~~~~~~~~~~~~~~~~~~~~~~~~~~~~

夜晚凉风嗖嗖,月亮也不是特别显现,更别提什么星星了。乌黑的云彩融入漆黑的天空,整片都是黑暗,阴霾得可怕。
魏无羡与蓝忘机御剑来到信河村,查看着这里的状况。整个村庄都被雾气所掩盖,无一户人家亮着灯,叫人伸手不见五指。
他们来到了一堆藏纳在林中的坟墓前,这片林子里静谧得使人头皮发麻,坟堆下似乎还传出时大时小的怪声。
“这里怨气这么重,难怪显得这么阴森。”魏无羡对每个坟墓都观察入微,“想必这里埋着的应该都是那个怨灵所杀害的人。”
“此怨灵来头不小。”蓝忘机也察觉到了怪异。
魏无羡:“是啊,害死了这么多人,本就怨念极重,又吸了这么多死人的怨气,想修为不高也难。”
刹那间,感觉坟头有骚动,不出意料,一个个尸体撞击着棺材,从里面蹦了出来,他们朝着魏无羡和蓝忘机的方向移动,个个样子惨不忍睹。
等尸堆挪近他们,蓝忘机的视线才看清他们,他抽出背后的避尘,将尸体的头颅一一斩下。
二十颗脑袋几乎同时砸向地面,发出沉重的坠落声,蓝忘机甩了甩遗留在剑上的血液,一气之下只不过斩杀了区区二十个走尸,竟让他有些身形不稳。
他压抑住卷袭而来的晕眩感,手握避尘支撑在地面上,魏无羡发现他的不对劲,立马上前扶住他,语气满是关切:“怎么了?哪里难受吗?”
等蓝忘机缓了一会儿,他才直起身,恢复原来的正常状,淡淡地回答道:“没有。”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苍白的面孔,在月光流逝下,显得更无生气,他还想继续询问,却被一声撕破天空的惨叫所惊扰。
“啊!!!――――――”
风突然吹得很大,似在哭泣般,发出呜呜声,夹杂着林木之间的摇曳碰撞声,令人毛骨悚然。
魏无羡和蓝忘机寻向刚刚的声源,在一间破屋外发现了一具阳气被吸干的尸体。
“这已经是第二十一具尸体了。”魏无羡查看着尸身的周围,顺着猩红的液体寻觅着怨灵的踪迹。
随着风更猛烈地骚动着,雾气渐渐被吹散开来,将停留在黑夜中的怨灵彻底暴露了出来。她身穿着破烂不堪的红衣,脸上布满了长长细细的筋脉血丝,极其骇人,空空的眼洞显得恐怖至极,她看向魏无羡和蓝忘机,嘴里不停地滴着黑色的血液,似笑非笑地尖叫起来。
“这怨灵已经走火入魔了,我们必须把她除了,要不然整个村庄都将灭亡。”魏无羡抽出腰间束着的陈情,准备迎战。
红衣怨灵从空中缓缓降落,垂直到达地面。她的嘴角貌似抽搐了地笑了笑,随后挥了挥衣袖,冒出一大堆恶灵,迅速飞向魏无羡和蓝忘机。
笛音幽幽响起,穿梭在树林和山丘之间,含着徐风的加入,显得无比动听。
恶灵瞬间被笛音牵引,像被定住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红衣怨灵见状,又发出了一连串尖叫,这一次从衣袖里钻出来的,是比先前强了好几倍的恶灵。它们将目标对准魏无羡,如同箭一般,窜向他。
又是一片笛音响起,被控制的恶灵像被操控的木偶,被魏无羡用来当作盾牌,开始反攻。
蓝忘机看着挡在他前面的魏无羡,后知后觉地感到身后的不对劲,他回过头,发现一群走尸向这边走来。
一定是刚刚的尖叫声引来了远处的走尸,蓝忘机不多想,握着避尘的剑柄,冲向尸群,一道道冰冷的蓝光交相辉映。
与此同时,魏无羡那边也一刻不闲着。
~~~~~~~~~~~~~~~~~~~~~~~~~~~~~~~~~~~~
避尘出击,走尸很快败了下来,蓝忘机解决完后快步移向魏无羡,不料才走出几步,身体便晃动得厉害,熟悉的晕眩胀痛感再次侵蚀着太阳穴,胸口闷得慌。这种感觉很不好,绞得他心神不宁。
蓝忘机稳住步伐,握着避尘的手渐渐无力,灵力在身体里乱窜,甚至开始减弱。
红衣怨灵注视着这一切,像雕塑一样冻结在原地,突然,她像是发现了什么,发出了一掌。
而这一掌,是对着魏无羡的。
蓝忘机顿时警觉起来,见魏无羡专心对付着恶灵,并未发觉身后的攻击,失声喊道:“魏婴!小心!!”
他欲发动避尘抵挡,无奈手怎么也使不上劲,眼看就要击中魏无羡,他像是回过神,不顾一切地冲向魏无羡身旁,挡下了这一掌。
鲜血从蓝忘机的嘴角渗出,滴在一尘不染的领口上,迅速被染红,犹如朵朵带刺的娇艳玫瑰。
恶灵们斗得两败俱伤,终于平息下来。魏无羡转过身,看到的就是眼前的这一幕,温热的血红刺激着他的双眼,心痛到连呼吸都停滞。
他接住缓缓倒下的蓝忘机,将他小心翼翼地捧在怀里,抹去他嘴角的鲜血,声音颤抖着:“蓝湛!你没事吧!蓝湛!”
“咳……咳……”他皱着眉,呼吸有些不稳,胸膛剧烈起伏跳动着,又咳出一口血来。
“坚持住!蓝湛!”魏无羡被他惨白的脸色吓到了,手脚有些无措起来。
蓝忘机此刻躺在魏无羡怀中,看着他无比焦急的神色,觉得有些抱歉,费力动了动手指,无奈怎么也提不起力,连魏无羡的脸都抚摸不了。
蓝忘机:“魏……婴”,他轻声唤着魏无羡,声音是如此虚弱。
感觉背部的疼痛蔓延开来,袭向大脑,眼前止不住的发黑,视野里魏无羡的轮廓也渐渐变得模糊,紧接着,意识也跌入黑暗边缘……
魏无羡:“蓝湛!――”

(咳咳,不出意外的话,以后可能都是周更了)

评论(13)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