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柒七

咸鱼一只

【羡忘|ABO】禁忌之恋(九)




唉,且看且珍惜吧!😕





(前文请戳主页)








28.

蓝忘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身处于那个可怕的地窖里,火钳剧烈的燃烧碰撞声传入耳中,隐约间见打手们挥舞着鞭刀,自己全身被绳索固定在离地面十厘米的地方,全身上下无一不是火烧火燎的疼痛。






“蓝忘机,还记得我吗?”苏悯善突然出现在面前,“不记得我了吗?蓝湛?”






说罢他伸出一只带有血液的手去抚摸蓝忘机的脸颊,将血渍擦在他白净的脸上。







蓝忘机觉得那手令人作呕,扭过脸,却无奈怎么也躲不开。






他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眼:“滚开……”







“滚开?”苏悯善的脸上露出玩味而又不满的神情,“这么不懂礼貌,我是该好好教教你怎么跟大人物说话了。”






他端来一碗红色的液体,“知道这是什么吗?这碗药喝下去之后,你就会亲眼看着你肚子里的孩子……”他特地加重了‘孩子’这个字眼,说道:“……化成一滩浓血从你的下体慢慢的流出来,你的腹部会撕心裂肺的痛,然后你就会跪着向我求饶……”







他狠狠瞪了蓝忘机一眼,手指划过对方的小腹,“……求我放过你,哈哈!”







然后便有几个人走过来,摁住蓝忘机奋力摇晃挣扎的身躯,苏悯善趁机使劲掰开他紧闭的双唇,把那碗汤药灌进了他嘴里。







蓝忘机扭动着身躯,绝望的呐喊声响起:“魏婴……”








“哈哈哈哈——魏婴?”苏悯善笑得更加猖狂,毫无忌惮道:“你还指着你的男人来保护你,别傻了,等你没了他的孩子,他就不会再爱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29.

蓝忘机猛然睁开双眼,下意识伸手去够床头小灯的开关。






随着光线的亮起,视线也逐渐清晰,依旧是那白色的床幔、绿色的窗帘、可爱的小摇篮……没错,还在这,他还在家里,在魏婴和他的卧室里。






他又伸手去摸自己的小腹,小腹微微隆起,孩子还在。







仿佛松了一口气,托起摆在床头柜上的可爱小钟,随即看了看,才凌晨不到三点。







他重新倒在床上,蜷进柔软的被子,缩成一个好似胎儿的形状,卸下防备般,出声地大口喘息着。







枕头又一次被汗水浸湿了,床单和被子也都湿了一些,更不必说他的睡衣,又是冬天,尽管窗门是紧闭的状态,但湿透的冰冷仍旧让他打了个寒战。







于是蓝忘机干脆脱掉了睡衣,掀开魏无羡的被子裹在身上,翻了个身子躺在了床的另一侧没有打湿的地方,紧闭双眼,嘴里无声地念叨着,这只是个梦,这只是个梦……







突然间,卧室房门被打开了, 绵绵拿着烛台走了进来。








“少爷。” 绵绵在蓝忘机床边坐下,“怎么回事?做恶梦了?”








“嗯……”他简洁地应了一声。








绵绵倒是一副满脸担心的神情:“我听见了叫喊声,从你卧室传过来的。”







“抱歉……吵醒你了……”







“不是第一回了,自从魏无羡少爷走后你就总是这样做恶梦,半夜惊醒,然后就一直睡不着……”绵绵用手帕帮他擦拭着额头的汗滴。







“我没事的。”







“少爷!你能不能别再逞强了,不舒服就要说,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了,你明白吗?” 绵绵严肃的语气中带了些愠意。







蓝忘机不说话了。








绵绵心知自己刚才说得重了些,又恢复温柔的语调:“伸出手吧,我帮你号号脉,你知道我学过中医的,快点。”






蓝忘机听话的伸出了右手,绵绵轻轻地用两根手指摁压着脉搏,然后把他的手送回了被子里,叹了口气。







蓝忘机紧张地转过身看着绵绵,用焦急的眼神等待着她的答复。







绵绵却迟迟不回答,而是帮蓝忘机掖着被角,这下蓝忘机确是按耐不住更着急了,道:“告诉我!”







绵绵又叹了口气,口气中带着无尽的指责与埋怨:“有什么可说的呀!你这又不吃,那有不喝,觉也不好好睡,能怎样啊?!胎象比以前更弱了!”







“快睡吧!” 绵绵无奈的撂下这话走出了卧室。







等人走后,蓝忘机的身体蜷缩的更紧了,心不知不觉中揪了起来,他紧闭着双眼,觉得很不是滋味。







他感到委屈,他不是不吃东西,他也想吃,但他每一次接近那些绵绵和魏母口中的“对胎儿极其有利的食物”时,他就开始犯恶心,别说吃,闻一下都觉得受不了。







他也想好好睡觉,因为没法好好睡,白天他总是很疲倦,头晕,难受,站久了都会眼前发黑。






每次到了晚上,他都睡得很是不安,卧室很大,床也很大,他一个人很没有安全感,只有蜷起身子才会让他感觉好一点。






睡梦中,他总是做梦,而且是噩梦,全都是噩梦,关于魏婴和孩子的噩梦。







惊醒之后,他也总是竭尽一切想办法再入睡,但他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也很害怕,他害怕这个孩子会因为自己不争气而留不下来,他知道魏婴一直很喜欢小孩子,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孩子不仅仅是孩子,更像是他和魏婴之间的爱的纽带。







他突然害怕起来,害怕若是孩子没了,就好比纽带断了,像苏悯善在梦中所说的,魏婴就再也不爱他了……







魏婴不在的日子,他一天天胡思乱想,不知自己从何时开始竟变得如此脆弱不堪。










30.(魏母视角)

第二天早晨,我起床来到餐桌前,看见忘机已经坐在那里不断地往嘴里送着各种食物,那些平时他碰都不会碰的食物。





我见他紧皱着眉头,每一次咀嚼和吞咽都会让他难受得停顿一小会儿。







我觉得事情不太妙,上前摁住他:“别吃这么快,忘机,别噎着自己了。”







忘机看了我一眼,透澈的眼睛带了些血丝,没有停下来。见他不听,我更加着急怕他噎到,又问道:“我怎么记得这些你都不爱吃呢?忘机?”







“我……”忘机的身体前倾了几下,然后他迅速扔掉刀叉用手捂住嘴飞快的跑进了洗手间。









我看他那副难受样,害怕他出事,赶忙跟着跑了过去。








忘机俯撑在马桶前不停地呕吐起来,他的脸涨得通红,把刚才吃的所有东西都吐了出来,连胃液都快吐光了!








他的喉咙和胃还起着反应没有消停下来,又开始疯狂的咳嗽,咳的像是垂死挣扎的病人,我和仆人们一边扶着软力的他,一边帮他擦拭着。绵绵打电话叫了医生,本来安静的早晨现在乱作了一团。









大概过了快半个小时,忘机的身体才终于肯放过他,在擦洗和漱口之后,他轻轻挣开搀着他的仆人们:“我没事了。”








我还是觉得他的情绪不太正常:“忘机,你自己行吗?让绵绵馋你回房休息吧!”







他冲我笑了笑:“我没事!”然后摇摇晃晃的走出卫生间,竟朝餐桌走去。








他都吐成这样了,竟还想吃!





现在能确信他的情绪是真的有些不太正常了。









我和绵绵上去拽住他:“你这是干什么!”我叫道,“忘机,你这样做对你和孩子都没有好处!”







我是很少失控的人,但我看到他为了能够给孩子输送足够的营养已经开始不分事实地这么毁自己的身体,就完全顾不了这些仪态了。






“我……”忘机无意挣开我们,然后他身子一斜,径直向地上倒去,如果不是两个仆人及时跑上前去托住他,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向无羡交代了。










31.(魏母视角)

医生来过了,他说忘机现在的体质非常差,又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孩子能留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又因为怀孕期间不能用药,所以叫我们不要对这个孩子抱有太大的希望。






我能看得出大夫说这些话的时候,忘机一直屏住气息,强忍悲容,直到医生走了之后,忘机也始终保持着面不改色。






我看他硬憋着实属难受,无用地安慰道:“忘机,别想太多,孩子会没事的。”






看他不说话,我又接着说:“刚刚你把我吓坏了,你为什么强迫自己,你把自己的身体弄垮了,无羡看到该多难过……”






“绵绵跟我说了,你总是做恶梦,睡不好也吃不好,你很担心孩子……”







这时,他终于肯吭声了:“为了孩子,我想多吃一点……我差一点就坚持住了……”







“这不是你的错!忘机,傻孩子,你已经很努力了,我知道你不想让无羡一回来就听到孩子没了的消息,但他更关心的是你。”







这时,卧室的门开了,绵绵露出满脸笑容:“夫人,忘机少爷,魏大少爷从前线打来电话了!”















32.(魏无羡视角)

上方下达的通知:因为红手党、白纹党两方首脑在势均力敌的僵持下打算进行和谈,所以将停战至少3-4天,在这期间我都可以在家里呆着。






听到这个消息,想到不久后就可以回家见到蓝湛,我就难掩内心的喜悦,几乎要唱起歌来,所以我给家里回了个电话,先是绵绵接起了电话,我迫不及待的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她开心极了:“太好了!太好了!”






然后是妈妈,她也高兴得不得了。






然后就是蓝湛。






一开始那头没有人说话,我以为是蓝湛还没有接,过了半分钟,我听到从离听筒较远的地方传来妈妈的声音:“说话呀,忘机。”我才意识到他已经拿起听筒很久了。







“蓝湛,我是魏婴,你听得见吗?”我的声音略显着急。







那头传来呼吸的声音,那是蓝湛的声音,我知道,此刻的他和我一样,一样的激动得无法掩盖!







那边的声音立刻变小了,我能想象出蓝湛极忍内心的喜悦,眼角发红了的场面,我的心一下揪了起来。







“蓝湛。”我放缓声调,一字一句,“这几天上面和谈,双方停战,我明天一早出发,后天就能到家,你听到了吗?我们后天就能见面了!惊不惊喜?!”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久,那边传来蓝湛有些低哑的声音:“魏婴……我等你……”






我的眼眶也微微发红了。










T-B-C

评论(7)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