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柒七

咸鱼一只

【羡忘|ABO】禁忌之恋(八)




(前文请戳主页)


26.

他们在医院里说了好长一段话,期间无意提到手机短信的那件事,两人都一顿迷惑,亏他们俩脑子好,才解开了层层误会。






之后,蓝忘机被接回魏家的那天夜晚,才知道魏无羡所说的带他回去是回他的家,顿时有股被拐骗了的感觉。






他打心底里开心又担忧地望向魏无羡,然而后者只是冲自己一个劲儿地傻笑。







他们到的时候,没有人前来迎接,一个仆人也没有,连门口的警卫在开门时也只是简单向魏无羡和江澄行礼,然后看了蓝忘机一眼。







按照江澄所言,魏父外出办公事不在家,魏母身体不舒服呆在房间里,仆人们应该都在院子里和其他分室打扫。








蓝忘机微微垂下头,承受着仆人们投来的异样目光。









魏无羡牵起他的手,还放在嘴边亲了亲:“怎么了?”








蓝忘机本来被仆人们看得心情有些沉闷,结果魏无羡当众亲了他的手,把他搞得很不好意思,缩回手看向另一边:“没事。”







魏无羡把手握得更紧了些,满目宠溺:“在自己家还这么不好意思啊!”







然后他带着蓝忘机进了卧室,给他换了一双软软的、毛茸茸的拖鞋。







“这拖鞋……”蓝忘机盯看了半天,有些欲言又止。







魏无羡坐在床边:“怎么样,可爱吧,我觉得二哥哥穿上这个最好看了!”








的确是……可爱,还是粉色系列,让谁看了都觉得这是女孩子穿的,哪会想到是男孩子穿的道理。








蓝忘机心平气和,明知他是有意为之,暂且不跟他计较。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都变了样,简直快要认不出来这就是上一次来的地方。









入眼清晰可见,地上铺了层厚厚的棕色地毯,干净的可以赤裸着躺在上面。








一些公文案件都被收走了,书架上还摆上了蓝忘机爱看的书籍。灯光从白色变成了柔和的金黄色,床上多了一个长长的双人枕头,多了一床厚厚的丝质棉被,摸上去格外柔软。








从天花板上洒落了一圈白色的床幔,半透明的拢在床的四周。窗帘是天鹅绒做的,透澈得就像蓝忘机的眼睛。








大床边,摆了一个小小的摇篮,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小枕头、小被子和婴儿穿的连体衣、小帽子、小袜子……








可以说是无比温馨了,蓝忘机感觉心里莫名堵堵的,走到摇篮旁边推了推,小摇便篮轻巧地晃动起来。







魏无羡从后面搂住蓝忘机,在他耳边亲昵道:“喜欢吗?”








蓝忘机没说话,点了点头。







看完了卧室,魏无羡又领着蓝忘机去见了一位重要人士,那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魏无羡的母亲。








“无羡回来了!最近特别忙吧?”魏母看见门口进来两个身影,端庄地走过来。








蓝忘机站在魏无羡身后,低着头,不知所措地抠着衣兜。







“妈,介绍一下,这是蓝湛,蓝忘机,您的媳妇!”魏无羡把身后的蓝忘机拉到魏母面前,还特意恶趣味说道。“蓝湛,这是我母亲。”






蓝忘机听后,红着耳垂瞥了魏无羡一眼,只觉得紧张到全身的筋肉都紧绷着,他抬起头,然后在慌乱中伸出了手:“很高兴认识您……夫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搭错了,嘴中竟蹦出这样的称呼。






魏母却非常热情,慈祥地笑了笑,握住蓝忘机的手:“我可不习惯被亲人叫夫人,忘机,我希望你以后能叫我妈妈,至少也叫伯母啊!”








蓝忘机愣住了,一股暖流从手心流入心底,他没有想到魏母这么亲切热情,他以为自己作为异党的贼子,会在魏家遭到彻彻底底的排斥。







魏无羡在一旁得意道:“妈,怎么样,对你儿媳可还满意?”







“不能更满意了!”魏母满脸堆笑,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对了,忘机怀孕了是不是,几个月了?”





魏无羡:“不到两个月。”






魏母:“那快去休息吧,前三个月最要紧了,可不能疏忽啊。”






“你先养好身子最要紧,反正时间也多的是,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可以聊呢,你说是不是,忘机。”






“好。”






说着魏母又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对了无羡,你父亲早就发急电催你过去了,别让他等急了。”






魏无羡:“知道了,我送蓝湛回房后就去,妈,您也早点休息。”











27.

因为上次红手党洗劫白纹党监狱和审讯地窖,对白纹党人手造成了极大损失,放出了许多红手党及其他党派被冤入狱的人士,虽说白纹党在当地城中已声名狼藉,但仍在外省有许多势力泛滥,所以经过这件事白纹党也向红手党打出了明面上的第一枪,一切都摆上了台面,红手党联合多党和白纹党的战争已经在城郊打响。





其中,魏无羡的父亲魏上校在战争中晋升为魏少将,是红手党军队主指挥中的重要一员。





江澄是情报处处长,负责情报工作。




魏无羡是陆军少尉,带兵奋战于前线。





按理说,三人都在城郊忙得没日没夜,所以自从蓝忘机被接回魏家宅邸之后,魏家宅邸的主人也就只剩下魏母和蓝忘机了。








T-B-C

评论(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