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柒七

咸鱼一只

【羡忘|ABO】禁忌之恋(七)



抱歉抱歉哈,昨天出去累了一天,回去竟然握着手机直接倒在床上睡着了……对不住哈对不住哈(放心,这篇文我不会弃的!😆)





(前文请戳主页)



22.(狱卒视角)

深秋入末,天气已完全转凉,阴森的地牢本就是令人胆寒,空气中却还弥漫着难闻的、濡湿的、夹杂着强烈血腥的气味,房间里火烧火燎的铁烙在火盆中迸溅着火星,墙上挂着的一排鞭刀上淌下一溜溜细细的血流,即使我们光着上身却也仍止不住的汗流浃背。





我们这次审讯的男人有点特别,以往的犯人都总是会因为受不了酷刑或者因为贪生怕死而向我们求饶。





但这个男人,从头到尾一次也没有求过绕,他似乎只是想死,一点生的念头都没有,他甚至都没有为他肚子里的孩子求过绕。





只是在我们嬉笑着说要把他的孩子一脚踹死的时候,男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用他那死死无神的双眼恨恨地看着天花板。






他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仿佛已经没有了人样,手腕脚腕都被金属环死死的束缚着,固定在墙的四角,身上一摊凝固的血液,结疤,又破裂,又结疤,全身照不到一块好肉,一桶冰水浇下,男人的身体又开始了痉挛带动的抽搐,如果不是这样,我们都怀疑他已经死了。






不过死不死都无所谓了,反正他也活不过明天,头头说让我们悠着点,今天晚上他要亲手行刑。











23.(江澄视角)

魏无羡已经在蓝忘机床边没日没夜守了两天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真的很担心他的身体也会跨,可他就是倔强得很,几乎寸步不离地守着。






当我们的人闯进地窖里的时候,蓝忘机就已经快没有呼吸了,当我和魏无羡进入蓝忘机的审讯室时,不得不说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虽然我和魏无羡都见过许多血腥的场面,但依旧震惊于白纹党的残暴与兽性,魏无羡看到地上被折磨得不成人样的蓝忘机瞬间就失去了理智。






他扑上去厮打那些还在鞭打蓝忘机的打手,然后冲到蓝忘机面前,伸手想去触碰他的脸,有那么一瞬间,魏无羡却不敢碰他,因为他全身上下都是伤口。







不过很快魏无羡就把赤裸的蓝忘机抱了起来,因为他很清楚地明白这种情况下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







他飞快地上了车,疯狂的喊:“去医院!快去医院!”






然后又拼命地去压蓝忘机的胸口,给他做人工呼吸,接着用湿纸巾擦拭着那人脸上和身上惨不忍睹的血渍。







到了医院,蓝忘机被推进手术室之后,我见魏无羡的脸紧贴着手术室的玻璃门不放,尽管医生已经把帘子拉上了。






我赶上前,强制的把魏无羡的脸扭了过来,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神中充满了后悔与惊惧,我知道他怕什么,他怕失去。





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魏无羡,说实话,我真的震惊到了,想不到平日里爱作死的他竟也会露出这种神情。






“你别这样,他会好起来的,这不是你的错。”尽管我不会安慰人,特别是魏无羡这家伙,但我还是对他说了,虽然我知道这并没有什么用。






“不是我的错?”魏无羡好像有些暴走,突然抓住我的领子,咧着嘴对我低吼:“你也都看见了,要不是那个女仆刚好来应聘,他绝对会被杀死,而我将会连他死了都不知道!”






说到这他又如没了魂一般,瘫坐在地上,摇着头低声重复着什么,“我先前就不该放开他………就算他真的骗了我,那他一定也有他的苦衷,而我更混蛋的是还在众目睽睽下又一次伤了他……我真该死,我真该死……他被当成叛徒也都是因为我,因为我……”







我也记不清最后到底是怎么回事,魏无羡就开始发疯,将所有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嘴里骂着自己,打自己,把头往医院的墙上撞。






我试图用肢体阻止他,但我明显不是他的对手,我就记得我在混乱中没好脾气地冲他喊了一句话,他就愣住了,停了下来。






“你别这样!蓝忘机睁开眼希望见到的第一个人那一定是你!”










24.

猛地一吸气,蓝忘机睁开了双眼,就闻到难闻的消毒药水味,房间内的光线较暗让他视线模糊,他来回眨眼清了清视线,看到一片白色中有一个熟悉的黑色人影,全身瞬时都疼痛起来,感觉微微发冷,感觉好累。






一只温暖有力的大手抚上他的额头,蓝忘机微微抬起头想用额头抵着那只手,他不想让这只手挪开。






“终于不那么烫了。”魏无羡有些疲倦的说道。






“你去休息吧,我来看着少爷。”绵绵道。






“魏婴……?”嘴唇很干,他想发声叫那个人,到嘴边却只是一声轻的不能再轻的呓语。






“不用了,我等他醒来。”魏无羡的声音坚定无比。






“魏婴……”从下腹部袭来的剧痛令蓝忘机痛得闭上了眼睛,嘴里还是不自主地轻喊着魏无羡的名字。






只听见有什么动静,魏无羡猛地从窗边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这一次他听见了。





蓝忘机再次缓缓地睁开微涩的双眼,“魏婴……我……”





没等他说出下一个音节,魏无羡就弯下腰紧紧地抱住了躺在床上的蓝忘机,一手轻轻托着他的后背,一手伸进他一头被汗水浸湿的墨发里,让他的上半身完完全全的投进自己的怀抱。






“蓝湛……”魏无羡也很轻很轻地在蓝忘机耳边回应他,“蓝湛……幸好……蓝湛……”一遍遍的念着他的名字。






蓝忘机瞬间有些不知所措,隔着一床厚被子,他仍感觉到从魏无羡的身体里散发出的热量,只觉得好暖和。







魏无羡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蓝忘机感觉自己的左肩上貌似有些潮意,他知道那是什么,只是不语地把头埋进对方的颈窝里。







绵绵不由得转过脸去,用手帕擦去将要掉落的泪水。







江澄再进入病房的时候,手里提了一些食物:“吃午饭了。”





然而却看见病床上二人相依偎的场景,病房里除了呼吸声一片静寂,这使得他刚才的那一声显得格外突兀。






“靠!”他当机立断骂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绵绵冲他摆了摆手,然后推着他迅速走出了病房。





“给他们一点时间。”绵绵啜泣着带上了门,离开。






江澄有些傻眼,‘不是,等等!我这是在干嘛!?’










25.

“不是我,魏婴你相信我,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不知道白纹党……”蓝忘机虚弱的声音被魏无羡用嘴堵住,后面的话语被完全吞吃入腹。





“我知道……我不管这些有的没的,我只知道,我爱你,永生永世。”唇分,魏无羡又亲了亲他的额头,抵着他的鼻尖说道。





“嗯。”蓝忘机的脸上终于有笑容回归,“我……也是。”






两人幸福地抵着额头,又不语了一阵子。






良久,蓝忘机突然像意识到什么似的,用手去摸自己的下腹部。





他什么也摸不到,腹部一片平坦冰凉,只感觉到强烈的撕裂般的痛楚,他想起在地窖里那些人说的话,他们要把他的孩子弄死……





蓝忘机的眼眶发红,不禁地有些想落泪,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心想为什么……孩子是无辜的……





魏无羡感到了身下人一阵阵的颤栗,发觉不太对劲,他抬起身子去摸蓝忘机的手,发现对方正死死地摁住自己的腹部。







魏无羡着急道:“疼吗?我去叫医生!”







蓝忘机立马拉住了他:“……”






他有些受惊,胸腔剧烈的起伏着:“魏婴……我还没亲口告诉你你要当爸爸了……孩子……就已经……”






“傻瓜,孩子还好好的别瞎想!”魏无羡坐在床边,冲他温柔的傻笑了一声:“虽说孩子是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但是你和孩子都还很虚弱,医生说要好好休息,不然……很容易保不住,所以别乱想,别累着自己了,好吗?”






蓝忘机把魏无羡摁到他的身上,让对方像刚才那样抱着他,使劲把自己的头埋进对方温暖而又坚实的胸膛。






魏无羡知道,他这是欣喜过头了。






他一下一下的抚弄着蓝忘机的后背,给他顺了顺气,让对方能够舒服些。






他没有说话,只觉得自己怀中抱住了生命的全部,他发誓他永远都不会再放手,不会再让蓝湛或者孩子受到伤害,他要让蓝湛幸福,每天都能看见他的笑脸。







他见蓝忘机呼吸终于平稳下来,恢复了往日清冷的面容,吻了一下对方的额头,在他耳边轻轻的说:“我带你回去,好不好?”







对方的嘴唇缓缓的张合,魏无羡把耳朵贴了过去:“好……”







T-B-C

评论(10)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