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柒七

咸鱼一只

【羡忘|ABO】禁忌之恋(六)



(前文请戳主页)





20.

睁开眼,朦胧的世界飘飘缈缈,如同身陷梦境般那么不真实,幸好有熟悉的灯光,熟悉的床,熟悉的天花板,还有熟悉的人……




“少爷你终于醒了,怎么样,肚子还疼吗?”





蓝忘机感觉有人帮他擦了擦额头的密汗,凉凉的,很舒服,他猛地眨了眨眼,视线总算变得清晰了些。





渐渐地,等意识恢复后,他突然回忆起自己闭眼前的记忆,像是如梦初醒般,颤声问道:“孩子他……”






绵绵:“放心吧少爷,孩子没事!”





蓝曦臣:“医生说,若是重击再往下一点或是再晚一点的话可能就没这么乐观了。”





绵绵:“不过考虑到少爷你现在怀孕的事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所以我们看你情况稳定后就把你接回家里了。”






蓝忘机听后,算是放下了悬着的那颗心。






蓝曦臣:“少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们……出去吧。”蓝忘机不打算回答,干脆闭上了双眼,“我想一个人静静……”







绵绵跟蓝曦臣见状也不好强迫他说什么,毕竟这人也才刚刚醒来,两人相视对望了一眼,走了出去。







蓝忘机听到关门声后睁开了眼帘,两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他现在心情很复杂……







暖色灯光打在脸上,显得脸颊有那么一丝丝颜色,蓝忘机再次闭上双眼,此刻的他不想再思考任何事,侧过身,索性继续睡觉……










快到傍晚,蓝忘机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他揉了揉眼,伸手把手机摸过来,看了看。





是苏悯善?!他打来做什么?







由不得蓝忘机多想,手机铃声此刻还在响个不停,吵得他有些头疼。





他按了按太阳穴,滑下接听键。






蓝忘机:“喂?”






苏悯善的嗓音传来:“哎呀!大功臣,你的语气怎么这么慵懒!才睡醒吗?”







蓝忘机此刻真想直接挂断,但还是忍住了,道:“你有什么事?”







“别这么冷漠嘛!”苏悯善调倪后,开始进入正题:“是这样,上面下了一个任务…………”





他把任务说明后又道:“这可正是打击红手党的好机会,怎么样,你要不要试试?”







蓝忘机冷声道:“不用了。”







苏悯善:“怎么?刚刚他们在舞厅时背地里说你那么多闲话,你就不想报复?”







蓝忘机:“不需要。”







苏悯善:“哎呀呀,可惜我已经向上面推荐了你,你可不能让我这么失望啊!”







蓝忘机:“即使如此我也不会同意的。”







苏悯善:“你可不要太过分了!你要是不从…………这可事关丢失我的颜面!”






蓝忘机:“别说了,我不会同意的!”






苏悯善:“蓝忘机!你可别不识抬举,这可是给你的又一次大好机会!”






蓝忘机:“苏悯善,我可不是你的手下,我怎么做,我说了算!”





苏悯善:“你!”



他想要再说些什么,奈何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只剩下一连串的忙音……





“可恶!”他气得狠狠将手机往桌上一拍,半天才恢复平静,“蓝忘机,既然我无法控制你将你为我所用,那就休要怪我了!”







他似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露出了他标志性阴险的笑容,拿起桌上的手机,拨打了一个久违的号码……










而此时,蓝家邸府的厨房,响起了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





绵绵一边忙碌着做食材,一边向门外的一个女仆喊道:“小乔,你椅子上的电话响了!”






“嗷!来了!”小乔拿起电话,定晴一看,脸上的笑容逐渐僵化,跑出厨房,“绵绵姐,我先去下洗手间。”














21.(下文的视角运用了第一人称――――蓝家的其中一位女仆)

昨天我丢了工作,不过丢了工作的不止我一个,在蓝家邸府上干活的所有仆人都丢了工作。




昨天早上天还没亮的时候,我和几个姐妹起来干活,我打扫完院子准备睡觉,突然听到门外有喧闹的声音,好像有人闯进院子来了,然后女管家绵绵姐穿着睡袍从楼上跑下来:“小罗,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吵!”





我回答道:“不知道,好像有人进了院子。”






正在这时,大门被人咚咚地凿了起来。







“是谁这么无礼!不要吵了少爷休息!”我见绵绵姐又跑去男仆寝室:“曦臣!快去看看!有人在外面凿门!”






接着所有为数不多的仆人都被吵醒了,听这门外的动静貌似来者不善,绵绵姐叫女仆们待在寝室不要惊慌,但是我却发现,女仆中明显少了一个人――――是小乔。






其实不止是我发现了,女仆寝室里所有的人都发现了,在大家都找不到人觉得奇怪时,我却眼睁睁地目睹了她从后门跑了出去.






“小乔!”我试图叫住她,但她身材娇小灵活,跑得飞快,手里还提着一箱行李。







我望着她愈发觉得不对劲,这看起来就像事先准备好了一样。







很快,大门被踹开了,一伙穿着黑色西服的绅士模样的人闯了进来,手里拿着枪。







他身旁的领头喊了一句:“给我搜!”





然后他们分成几路,开始非常粗暴的翻找,好多古董和家具都被摔坏了,我们都吓坏了,躲在寝室里不敢出声。






然后我们听到了绵绵姐刺耳的怒吼:“出去!出去!你们是谁?敢在蓝家邸府上放肆,我要报警……”






说着说着,不过下一秒她就被捂住了嘴巴而无法出声。






蓝曦臣想上前解救她,不过也是力不从心,毕竟他自己也被几个人给束缚住了。





那个领头环视了一下周围,指了指捂住绵绵的那个卫队:“别这么粗鲁,放开那位小姐。”






“苏悯善先生?”绵绵姐看清来人后,发出的声音充满了疑惑:“你为什么……”






“我们有足够的证据怀疑你们府上的少爷在从事非法窃听活动,并早就叛变了。”






“怎么可能!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啦,”绵绵姐的声音虚了下来,好像什么事情快暴露了一般:“我们家少爷一直很忠心的。”






只见那领头的笑了笑:“衷不衷心,一切一会儿就会见分晓。”







我们也被几个黑衣人摁了出去,被堵上了嘴。







过了一会儿,有人喊道:“苏悯善先生,这里搜到两个电子型窃听器!”







“哼!我就知道。”领头的笑得很狰狞,对绵绵姐道:“恐怕你们和你们的少爷都得跟我们走一趟了。”








然后少爷被两个黑衣人从楼梯上带了下来,确切地说是半扛着。







他垂着头,脸色苍白得吓人,有很重的眼袋,像是一夜没睡,好像随时触碰一下就会昏倒。







他还身穿着睡衣,无力的抬头看了一眼绵绵姐,随后又看向那个领头的:“苏悯善……”








那个领头的摸了摸少爷的脸颊和下巴:“多可惜啊!冰雪聪明的蓝忘机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叛徒!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好好聊聊……”








然后我们都被带走了,我被带进一个小黑屋,几个黑衣人问了我一些问题,然后发现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把我放了。







所以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丢了工作,没想到我服侍多年的曾经辉煌无比的蓝家竟有这样的一天。







所幸苍天待我不薄,今天上午,我在街边看到了魏府的招聘通知,好像是有婚礼,又有新成员,所以格外急需人手。








于是我立马就去应聘,面试我的是一位管家,这管家在魏府还算有些地位,毕竟魏府的仆人告诉我他是魏家二儿子的随身下属。





我坐得很端正,接下来男管家就按照程序问了我一些问题。






“姓名?”


我:“罗娜。”


“年龄?”



我:“23。”




“工作经验?”




我:“在蓝家府邸做了六年女仆。”




这时,管家先生抬起头:“你说你在蓝家工作过?”





我见他表情有些怪异,不过还是如实回答:“是的。”





“你服侍的谁?”




我:“原先是‘青蘅君’一家三口,不过他和他夫人去世之后就一直服侍蓝忘机少爷了。”





管家先生的表情更加有趣了,仿佛认为我在说笑话,他把身子向前倾,把手肘放在桌子上:“真的?”




我:“是的,先生。”





“那你干了六年,那为什么不干了?你将来说不定会成为女管家的。”





我:“因为蓝家府上的所有人都被带走了,先生。”






“带走了?!”






我:“是的,先生。”





“为什么?被谁带走了?”






我:“我并不是很清楚,是一群黑衣人,领头的那个好像叫……叫……苏悯善。”






“蓝忘机少爷也被带走了?!”





我:“是的。”





管家先生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我说的都是实话先生,他们搜出了一些机器,管那个叫窃听器,还管少爷叫叛徒……






这时,管家先生从屋子里跑了出去,一分钟后,他带着一位高个绅士走了进来:“少爷,她真的是这么说的。”





然后他又冲着我说道:“你把事情的经过再给二少爷详详细细的讲一遍。”






于是我又开始从头说这件事情的经过,说到一半,又一位高个绅士快步走了过来,与面前这位气质完全不同,随性中带了些邪魅。






我想,他应该就是魏家的大少爷。






“江澄!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听仆人们在议论蓝家被苏悯善抄了!?”






于是我又从头讲了一遍给这位大少爷听。







“………他们搜出了窃听器,他们还管少爷叫叛徒……”






讲到这时,那位大少爷仿佛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的眼眶红通通的,拳头抵着桌子,低声问我:“你服务白纹党这么多年,他们通常怎么对待叛徒?”




“我听说会被关到特殊的狱中,而且没有人能活着出来,死之前都会受到许多折磨,我估计蓝少爷是熬不过来了,他本来身体就差,还怀有一个月的身孕……”





“什么!”桌边的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叫出来。





“你说蓝忘机怀孕啦?!”那位二少爷像是震惊到快要说不出话来。






“对,和一个不是白纹党的人,女管家绵绵因为这个不止一次叫少爷打掉这个孩子,但少爷怎么也不肯。”






那位大少爷声音颤抖起来,并死死地摁住我的肩膀:“孩子的父亲……是谁?”







“不知道姓,绵绵姐不怎么跟我们提起,我也记不大清楚,好像叫什么无羡,少爷经常称呼他什么婴。”






(尝试了第一人称视角,希望大家看得习惯。)

T-B-C

评论(9)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