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柒七

咸鱼一只

【羡忘|ABO】禁忌之恋(二)


我知道这次有点短小……😣

(前文请戳主页)

6.

次日,蓝忘机如期来到与苏悯善会面的地点。

见苏悯善早早的就坐在那里等候,蓝忘机明见对方的用意索性不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道:“下周四,焦陵城北的一个会议楼,这次他们是秘密行动,人手应该不多。”


苏悯善推了推墨镜,道: “效率这么快!?是不是有点……”


蓝忘机语气略有些生硬,道: “我套出来的话,当然也有可能是假的,信不信由你。”


苏悯善笑了笑,道:“呵,从他每次在舞会上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他绝不会骗你,当然,前提是必须是他亲口所说的。”


蓝忘机:“他亲口说的。”



苏悯善抿了口咖啡:“上校这么信任你,你可不要让他失望。”


蓝忘机:“我知道。”



苏悯善点了根烟:“很好,到时候我会派一个部下带一个分队去围剿,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



蓝忘机实在受不了与他这类人待在一起的感觉,毫无温度地问道:“那我可以走了吧?”




苏悯善:“呵呵,请随意。”







出门后,蓝忘机来到一条无人的小巷,掏出兜里的手机,拨打了隐私栏仅有的那个号码:“魏婴,他们只会派一个分队过去,让你们的人准备好。”



魏无羡那头:“嗯!我知道了,辛苦了!”




等蓝忘机走后,苏悯善也拿起电话:“上校,红手党这次秘密出没的时间地点待会儿我会发送给你……”




他手一顿,将香烟头灭掉,嘴角拉起一个弧度:“根据我的判断,请您下令让最出色的军师带领六队人马进行围击。”








7.

(魏家邸府)

一个人穿着黑色西装,打着紫色领带,端正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正拿着一份报纸阅览,看起来颇有几分温文尔雅。

然而,那个人看到报纸右下角的那栏消息后立马神色大变。


‘焦陵日报的消息:今天下午,焦陵城北一座会议楼内发生枪击爆炸事件,据当地目击者报道,枪击过程持续有二十分钟,楼内人员死伤惨重,事故原因还在调查当中……’



‘嘭’的一声,江澄把报纸狠狠地砸在桌上,破口大骂:“究竟是谁!把这次秘密活动说了出去!”



他身旁的属下毕恭毕敬道:“二少爷息怒,我从其它几个大少爷的下人那里打听到,大少爷上个礼拜曾半夜将蓝家的Omega儿子接到府中。不过想来大少爷是个有分寸的人,应该不会把情报……”




他早该知道他这个同父异母的比他年长两岁的哥哥从小就生性顽皮,总有一天会闯出大祸,这不,虽说还没证实这整件事情的经过,但他预感十有八九跟他这位哥哥脱不了关系。



江澄扶了扶额,道:“叫他来!”


“是!”








魏无羡一进门,就看到江澄马着个脸,唏嘘道:“我亲爱的弟弟,你又是个怎么回事啊?”



江澄真是见不得他这副轻狂样,气得把报纸扔给他:“这个时候你还吊儿郎当,看来你还不知道,你自己看!”



魏无羡看完右下角的信息后惊惧无比,握着报纸的手有些发抖:“这……怎么可能?!”




这话一出,江澄立马读懂了他的意思,嘲讽道:“呵!魏无羡,蓝忘机的床上功夫一定了得吧!”





魏无羡快要将报纸揉成一团:“不……他说白纹党只有一队人马的,他不会骗我的!”






“他?你怎么会信任他!!!”江澄对他嘶吼道:“他是白纹党的人!”





魏无羡依旧不敢相信他方才所看到的消息,有些语无伦次:‘不,不是这样的,一定是有什么其他原因,蓝湛绝对不会骗我!”




“你还执迷不悟!区区一个Omega就让你出卖自己的党派!你知道这次牺牲了多少个我党的好同志吗?”





“他是白纹党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白纹党的人多么阴险狡诈,你和蓝忘机才见过几次?!就对他抱这么大信任,你还真是红手党的好党员!!”




魏无羡坐在椅子上,完全无心听他的骂辞,眼眶充盈着水雾,低声喃喃道:“蓝湛,你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T-B-C


😂萌羡忘党的孩子们都还在吗?怎么我感觉脱坑了不少啊(风中欲哭无泪……)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