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柒七

咸鱼一只

【羡忘|ABO】禁忌之恋(一)

(是的,好久不见,我又回来作妖了!😄)

预警!!!此文是ABO类文,现代paro设定(同人)

文案标明:1.cp向――羡忘
                 2.因为剧情需要会用到某些人,但                                本文无其他cp
                3.有甜有虐,结局HE
                4.不走寻常路,自带ooc风
                5.性别(?)设定:
                   蓝忘机:Omega
                   魏无羡:Alpha
                6.圈地自萌,无恶意冒犯,勿撕
                7.关系混乱,不是魔道里的那种关系

背景设定:(算是个平行世界)中国内政混乱,多党鼎力,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实际上背地里暗流涌动,拥有最多势力的两党分别是红手党、白纹党,白纹党比红手党势力更大。
白纹党主要是以争夺权势、赚钱为目的,但其官员极多心狠手辣之人,苏悯善(苏涉)就是党首之一。
而红手党的党员则多以民为主,为民发声。
政党们表面上和谐相处,互敬互让,实则勾心斗角,窃取情报,通婚更是不可能的。假如红手党有人与白纹党的人相爱,结局只有一个——死。
红手党一直试图找到证据,揭发白纹党的罪行,白纹党则一直试图污蔑红手党。
魏无羡的父亲是红手党的重要首领之一;蓝忘机的父母都是白纹党的官员,但都在蓝忘机很小的时候发生一次意外事故而身亡,所以蓝忘机以白纹党官员子女支持者为身份,但事实上他想揭发白纹党,加入红手党。

前情设定:魏无羡(红手党)和蓝忘机(白纹党)在政党交谊舞会上相识,相知,相爱。但由于他们各自党派的身份,不能在一起。

以下正文👇

1.

夏夜,红男绿女嘻嘻闹闹地出入XX大舞厅。

白纹党们走得很近,聚在一起,像是秘密地商讨着什么。

蓝忘机心情焦急,没有参与讨论,而是不停地在人群中寻觅着魏无羡。

“想什么呢?蓝美人儿。”苏悯善突然出现在蓝忘机的后背,婆娑着手指靠近他。

蓝忘机别扭地移开身子:“没什么,舞会很无聊而已。”

“是啊,不过……我记得上一次红手党的魏家大儿子请你跳了舞。”

“是有怎样?”蓝忘机声音有些不稳。

“把握住机遇,你知道的。”苏悯善阴险地笑道,“我猜他这次还会请你,谁让他已经爱上你了。”

苏悯善说完后,打量了一下蓝忘机,意味深长地离去。

舞会开始了,alpha们和beta们绅士地请omega到舞池中央跳舞。

果不其然,魏无羡走到蓝忘机面前,伸出手:“请问这位美人,我可以吗?”

没等蓝忘机回答,苏悯善不知又从哪里出现,一把把蓝忘机推了出去:“魏先生好眼光。”

蓝忘机不理他,跟着魏无羡的舞步走到舞池的另一边,小声说道:“别再请我跳舞了,我们的关系会被他们发现的。”

魏无羡握着他的手,道:“那样正好,我们就不用躲躲藏藏的了。”

边说边带着蓝忘机晃进了大厅西侧的一个无人厅区。

蓝忘机纳闷道:“你这是做什么?”

魏无羡嘻嘻笑道:“我想跟你独处。”

蓝忘机:“不行,太危险了,别人看见了怎么办?”

魏无羡:“放心,这里没人来的!”

魏无羡把蓝忘机推到墙角的一把椅子上,紧紧地摁着他,深情地望着他的眼睛。

蓝忘机的脸上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心跳加速:“魏婴……”,他试图把身上的人推走,但不管他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

魏无羡吻上了他的唇,起先是轻柔地蹭着蓝忘机柔软的薄唇,蓝忘机觉得稍有着喘不过气,趁着他轻启嘴唇的时机,魏无羡伸出舌头冲进他的口腔,舔舐着牙床,啃噬着唇瓣,深入,再深入,蓝忘机浅色的眼眸中逐渐布满了水汽,胸膛也由于喘不过气而剧烈地起伏着。

令人窒息的灼热在两人身上蔓延开来,魏无羡的手在蓝忘机起伏的胸膛上游走,然后,一把扯开了蓝忘机身上那件单薄的衬衫。

蓝忘机用尽全身的力气猛力一推,魏无羡被推开,愣了半天,发觉蓝忘机的左嘴角被咬破了,有些渗血。

“对不起……”魏无羡抚摸着蓝忘机的脸,有些心疼:“疼不疼?”

“我们……是永远不会……”蓝忘机还在喘着粗气,“有结果的……”

他面前的这个男人的眼睛里掠过一丝悲伤,停顿过几秒后开口道:“不会的……会有的!”

他眨了眨眼睛,然后给了蓝忘机一个坚毅而又爱怜的眼神。

门突然开了,苏悯善晃了进来,蓝忘机惊恐万分,飞快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只手擦去嘴角的血,一只手挡住胸前暴露的白皙,苏悯善带着诡异的笑看了他俩一眼,说:“魏先生,我可以邀请你身旁这位先生跳一支舞吗?”

魏无羡知道苏悯善是白纹党的人,但因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直到看了看蓝忘机的眼色,才回道:“请便!”

“走吧,蓝先生。”

苏悯善带着蓝忘机,跟着白纹党的余党一出舞厅便开口道:“看来他是真的爱上你了。”

蓝忘机继续装作不知情:“谁?”

“还有谁?魏无羡啊!你可别给我装傻!”

“怎么可能,他可是红手党的人。”蓝忘机声音颤抖,还为刚才的事心有余悸,要是他顺从了魏无羡,然后被苏悯善看到可怎么办?

“听着。”苏悯善突然语气严肃:“你在党内已经无所事事很久了,是时候该用用你聪明的脑瓜为我们党效力了!”

蓝忘机心底产生惶恐:“什么意思?”

苏悯善:“你要让魏无羡以为你也爱上了他,并告诉他你一心想加入红手党,让他绝对的信任你,然后从下次舞会开始,你向他问一些秘密情报,汇报给我,听明白了吗?这是上面的安排。”

蓝忘机的脸像纸一样白,良久,道:“我知道了。”


2.

晚上12点,蓝忘机回到了蓝家府邸——一个名存实亡的家族,全家上下只有蓝忘机,随身男仆蓝曦臣(比蓝忘机大两岁,从小就是孤儿,被死去的蓝忘机父母一直收养在家)、女管家绵绵和屈指可数厨娘和下人。

“忘机少爷,你看起来遭透了!”蓝曦臣的脸上写满了关切,“舞会不开心吗?”

蓝忘机勉强露出一丝苦笑:“开心!开心极了!”

蓝曦臣:“发生什么了?”

蓝忘机没有回答,而是拿起从外面买回来的酒,打开就往嘴里灌,蓝曦臣赶忙跑上前试图把酒瓶拿下来,“少爷,你是不能喝酒的,你从来都不喝酒的。”

“你放开。”蓝忘机推开他,语气无半点波澜。

绵绵见状摇摇头,使了一个眼色,蓝曦臣便停下了阻止。

他们都知道,这位忘机少爷是有多固执,劝是没有用的。

一整瓶酒下肚,蓝忘机立马就醉了,虽然这酒的浓度并不高。

蓝忘机瘫坐在沙发上,一不留神,手一滑,酒瓶狠狠地摔在地上,整个大厅都回荡着破碎的巨响。

“少爷,告诉我们,出了什么事?”绵绵帮他卸下外套:“你见到魏先生了吗?”

醉酒后的蓝忘机果然分外坦诚:“嗯”

“那个人发现了,苏悯善察觉出来了,魏婴……他不该每次都请我跳舞,他太不小心了。”

见绵绵一脸茫然,蓝曦臣补充道:“我听说白纹党最近计划了一系列暗杀活动,苏悯善想让少爷利用魏婴对他的感情,搞到红手党最近的活动地点,他们打算将几个红手党首领以一次意外事故的形式一举歼灭,造成混乱,然后趁红手党还没有缓过神来,占领主权。白纹党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若是少爷不从的话……”

绵绵沉默了,她知道白纹党的强大,对于这一点谁也没有办法。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一个双面间谍。”蓝忘机从冰冷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真好,也许,这样我还可以经常见到他。”

3.

深夜,下人们都睡了,蓝忘机屋子里的灯却还亮着。

刚刚绵绵端给他的醒酒汤果然凑效,现在酒也醒得差不多了。

他裹着一张薄薄的毛毯,坐在电脑桌前,耳朵上带着耳机,耳机线连着一个电子窃听器,右手飞速的写着什么。

……

“这次军事筹备会议将于下周一在XXX举行,所有重要人员——我指的是能参加舞会的官员和军中师级以上人员务必参加。”负责筹备会议的上校声音响起:“这是名单,你核对一下,就负责通知吧!”

“为什么蓝忘机要参加?” 苏悯善看了看名单,说道。

“让他来吧,蓝家唯一的儿子,年轻人,可塑之才。”

苏悯善:“我们也许还不能让新人参加这么重要的会议。”

上校问道:“你不信任他?”

苏悯善:“蓝老先生对党国的忠诚我毫不怀疑,但他的儿子,我们并不能确定他对党的忠诚。”

上校:“那就让他在这次会议上表达一下。”

苏悯善:“可是……”

上校:“苏涉,我喜欢你的谨慎,这是我把你放在我身旁的原因,但他是白纹党的人,迟早会加入党派活动。”

苏悯善:“那好吧,希望他不会辜负上校您对他的看重。”


4.

第二日凌晨2时,一辆红手党的黑色小车缓缓停在了蓝家宅邸的大门口。

蓝忘机听见这响声的频率略有些熟悉,觉得奇怪,便捞开窗帘查看,车窗被拉下了一截。

果不其然,出现的是魏无羡那张脸。

他将记录的纸张叠好,塞进外套内测的兜里,轻手轻脚地穿过无人的草坪,偷偷潜进了黑车的后座。

魏无羡一把搂住他,笑道:“二哥哥,想我了吗?”

蓝忘机被魏无羡搂在怀里沉默了一会,又推开魏无羡,扭过脸不看他。

魏无羡把他的脸正过来,哄道:“二哥哥还在因为上次的事而生气?”

蓝忘机哼了一声。

魏无羡笑了一声,本想再逗逗蓝忘机,却瞥见他眼中严重的血丝。

“没睡好吗?”

蓝忘机垂下眼帘:“没有你……睡不着。”

魏无羡不知怎么灵机一动,道:“那……到我家睡去吧。”

魏家宅邸,是名副其实的大家族,要比蓝家宅邸大两倍多,下人们的数量是十倍多。

虽然是半夜,门口却依然站着许多仆人恭候着。

魏无羡带着蓝忘机进了自己的房间:“我家很安全,不会有任何白纹党人出入的,你可以放心睡。”

“被看见也没事。”蓝忘机的口气有些讽刺:“反正他们都知道了。”

“什么!”魏无羡抱住他,“那二哥哥岂不是很危险?啊?那……那你不要回去了,就跟我在我家住下吧!”

这话引得蓝忘机心情好了不少。

“嗳,二哥哥在想什么啊?”魏无羡:“我很认真的呀!”

“……”,蓝忘机道:“他们暂时还没有怀疑我,苏悯善只是让我利用你窃取情报。”

魏无羡长舒一口气:“二哥哥早说嘛,吓死羡羡了!”

蓝忘机愣愣道:“我这不是没事吗?”

“对了。”他从外套口袋掏出记录递给魏无羡:“我刚刚窃听到的,白纹党难得的重要首领聚首会,你们有什么计划?”

魏无羡接了过来:“辛苦了,但我认为你还是不知情为好。”

“如果我提供假情报,他们肯定会知道的。”蓝忘机垂下头。

魏无羡:“你的意思是……?”

蓝忘机:“我只是在想,我需要提供一种一定会让他们任务失败,而又对我情报的真实性没有怀疑的情报,这很难,我们需要合作、商量。”

魏无羡:“哦?说来听听。”

“就好比如我只需要告诉他们红手党首领聚头的时间地点,他们一定会派人去枪杀,而你们所做的就是加派人手。”蓝忘机徐徐说道,“而白纹党的人却不知道你们安保措施做得这么好,所以被你们的人一举歼灭他们也会觉得是理所当然,而我提供的情报他们自然不会起疑心。”

“我的二哥哥果然聪明!”魏婴给他打了个赞的手势:“下周四,焦陵城北的一个巨大会议楼。”

“我……知道了。”不知为何,蓝忘机竟有些说不出的感动,也许是魏无羡给他的信任。

“谢谢你。”他小声地说道。

魏无羡脱掉蓝忘机的外套,把他从椅子中横抱起来,放在大床上:“那二哥哥要不要补偿一下羡羡呢?”

5.
车链接(点击评论区)👇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61370290903691

T-B-C

(ps:1.嘿嘿,现在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日更😆,羡忘党活跃起来!
       2.还有,《无题》我先搁一下,太久没写,断在那儿暂时无灵感,并没有弃
       3.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新文,mua~)

评论(13)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