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柒七

咸鱼一只

【羡忘】《离开他的目光我连未来都看不见――(下)》


(前文请戳主页)

突然响起一阵慢节奏的掌声,一声一声荡击在阴冷的地下室,把气氛调得更加诡异。

“真想不到,魏警督竟然舍得和这位美人分手?!要是我才不会这么不怜香惜玉呢!”苏涉在一旁煽风点火,全然不顾魏无羡的黑脸,“既然魏警督不要,那苏涉便代考您收下这只小白兔了。”

他攥着蓝忘机的头发使劲一扯,将他揪在跟前压在椅子扶手上,快速扒下他的裤子,亮出自己的家伙,对准那个未开拓的蜜穴,便狂暴地撞了进去。



蓝忘机发出一连串惨呼,死死把住扶手,全身疯狂抽搐起来。


“住手!苏涉!你个禽兽!住手!混蛋!――”
整个椅子被魏无羡弄得摇摇晃晃却依旧动弹不得,只能不停地在椅子的尖端处磨着束在手腕的绳子。



他望着蓝忘机痛苦的神情,无法想象出他经历的是种怎样的痛,心脏如同被刀绞,这感觉比杀了他还难受。


空气中弥漫着越来越浓的血腥味,魏无羡闭上了双眼,不忍去看眼前的可怖情景,耳边全是蓝忘机隐忍的悲鸣,充斥了整个地下室,叫得他撕心裂肺。





蓝忘机的脸颊早已布满泪水,两眼暗淡无神地盯着某处,像具木偶撑在那儿任人摆布。





即使已经痛到麻木,身后的人依旧不曾放过他,暴力只增不减。




他感觉下身湿透了,他知道,那是他从体内流出淌在腿间的血。




不过一切都不重要了。





自始至终,他看到魏无羡紧闭的双眼,觉得整件事愈发荒诞滑稽,可笑至极。




‘怎么?连你也嫌弃我这副破身子了?’


他的眼眶早就干涸得流不出一丝苦泪来,嘴角有些抽动,仿佛低声细语着什么,没有人听的清,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急火攻心间,一阵腥甜味从胃里翻滚涌至喉咙,教他生生吐出了一口瘀血,眼前一黑,便趴在椅子上不省人事了。



魏无羡不知这场堪称的性虐待持续了多久,直到他再次睁开眼时,外面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枪声。





他听到了指挥人的声音,是蓝曦臣。





他应该是通过蓝忘机带来的那把左轮手枪上的追讯器找来了这里,蓝忘机很聪明,这一点他一直知道。




只是这一次却失了算,蓝曦臣也来晚了。




“所有人跟着我快速撤退!”苏涉也是第一时间察觉出了不对,将早已昏厥的蓝忘机摔在地上不管不顾,带着人冲了出去。



魏无羡手中的绳索终于被磨断,他迫不及待朝蓝忘机倒的地方奔去,腿脚发麻的他险些摔倒。



“蓝湛!蓝湛!你醒醒!”
他扶起躺在血泊中的人,将他的裤子迅速穿好,拾起地上的外套披在他冰凉的身体上。



“蓝湛!你醒醒!对不起,我错了!”




“我之前不该吼你,不该说什么不爱你的话,不该与你分手,更不该骗你说我有新男友!”


“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所以求你快快醒来!别吓我!好不好?”

“拜托你,醒一醒,蓝湛!”


他搂着蓝忘机的身体,说了很多从未如此坦白的话,但是怀里的人却怎么也听不到了。



渐渐地,他的手也被后方仍在不停流逝的鲜血所染红,连衣服的衣角也未幸免躲过,一一被血红浸湿。




魏无羡错愣地望着自己的手掌,他以前见过很多血,而如今却是第一次对血产生了恐惧。





还好,在他无措时,蓝曦臣进来了。





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希望在这一次总算是光顾了魏无羡。





后来,苏涉被捕,整个团伙被绳之以法。





蓝忘机也被送入了医院。









“无羡,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蓝曦臣自己也是痛心不已,却还不停地安抚着身边这个精神快要失常的人。



他们坐在急诊室门外已经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




等到医生出来后,魏无羡的灵魂又像是活了回来,急忙冲上前问道:“医生,蓝湛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叙述道:“病人后方大出血,目前已经止住,并不会有生命危险,只要调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但是……”




蓝曦臣:“但是什么?”





“病人在精神上受了很大重创,而且求生意识很弱,我们不敢保证他能够什么时候醒来,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几周,也许是几个月,也有可能是几年,这得看病人自己的意识了了。”



魏无羡扯着头发,顿时僵在了原地,脑海突然闪现出几个画面,他突然很想掐死自己。




他回忆起为什么要对蓝湛说什么一辈子不原谅他的话!




为什么要跟他说那句如果他被玷污就让自己良心不安的话!



为什么在那时候要闭上眼不去看他!





他当时内心该有多痛!






原来自己总是在无时无刻间伤害着他。





“无羡,别这样,去看看忘机吧,事情会有好转的!”蓝曦臣拍着他的背,温声道。



于是,他每天早中晚都会定时来医院,窝在那间病房里,坐在那张床边握着蓝忘机的手,说着他们绵绵不断的美好回忆。




期间有个女人来探望过,被魏无羡正巧碰到,正是那个在蓝忘机耳边‘亲昵’的那个女人。




后来蓝曦臣告诉他,她是家族中蓝忘机少有亲近的表姐。



魏无羡看到她和蓝忘机在一起的那天,正是她回国的那天,或许,太久未见,表姐想逗弄儿时那位可爱的表弟是,在魏无羡不知情的情况下却被他误认为了那种关系。

~~~~~~~~~~~~~~~~~~~~~~~~~~~~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而那一天带给魏无羡的回忆仍旧记忆犹新,他注定忘不了,注定忘不了那天的天空乌云密布,整个城市笼罩在雨水的声丝抽泣中……




事到如今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可蓝忘机还是辗转未醒,毫无动静。




“蓝湛,我不会嫌弃你,不管你变成哪样我对你的爱永远都不会改变,我魏婴此生只爱蓝湛一人,醒来吧,就当是为了我,醒来吧!”





他靠在窗边,即使是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话,却始终未放弃说给床上的那人听。





这一等又是一个月,蓝忘机还是没有要苏醒的迹象,不免让所有人都着急了。





医生说,他可能在逃避,因为无法面对现实所承受的苦痛而逃避自我,所以选择在睡梦中销声匿迹。





那天,蓝曦臣联系了魏无羡,给他出了最后一个主意。




他说,若是这方法还不行,可能就真的没有什么法子能助蓝忘机醒来了。




但如果蓝忘机真的爱他,结果就不会太糟。





不过哪怕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魏无羡也要孤注一掷。



那是个万里无云的晴朗日,魏无羡仍是照样来到医院的那间病房,拉开窗帘,让阳光洒进房内,然后坐在蓝忘机床边。




魏无羡的手伸进被子握住他纤细的手,长期未进食的蓝忘机只能一直用营养水吊着,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肉感,手臂的皮直接是贴着骨头的,瘦得魏无羡不由地心疼。




“蓝湛。”





房间里响起魏无羡温柔的声音,与温暖的阳光混为一谈形成无比和谐的律调。




“蓝湛……我说过我这一生就只爱你一个人,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是你点亮了我生命中的那盏烛火,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和你曾经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但……但是,你却迟迟不肯醒来,我很难受,所以……我想过了,我不可能永远这么过下去,我得开始新生活了。”




“也就是说,我以后都不会来看你了……至于我对你的那份爱,我将会把它深埋在心底。”





“如果,如果你不想我离去也可以,那就现在醒过来,握住我的手!”




魏无羡不知自己的声音何时染上了几分颤抖,坚定的信念屹立在心中依旧挥之不去。



他在等待着,等待着蓝忘机能给他回应。




可床上人还是没有反应。



他有点慌了,但他不能表现出来。




“那既然如此,我要走了,你也要早日醒来为自己的生活而努力前行,不可以总躺在床上度过明白吗?”





“好了,我真的要走了,再见……蓝湛!”





他缓缓抽回与蓝忘机触碰的手,起身准备离去。



刚跨一步,手腕就被身后的力量所束住。



蓝忘机抓住了魏无羡的手!!



“蓝湛!蓝湛!蓝湛!”



魏无羡瞬间转过身,又惊又喜,一遍又一遍地唤着对方。


他撑在床前等待蓝忘机的苏醒,手紧紧反握主对方的指尖。



他的手心全是汗。



“唔……”



床上人皱起了眉头,很是困难才睁开了眼帘。




他费劲地眨了眨眼,眼睛长久未适应光亮,连睫毛根部都在颤抖。




他缓了缓后劲,感觉有一处炙热的目光正盯向自己,指尖好像也被一双热血的手握着。





似是让眼睛好受了些,他扭动了几下脑袋,终将浅琉璃般的清澈眸子,对上那双泛发着异彩的棕黑瞳仁。





那人的嘴里还一直喊道,“蓝湛!蓝湛,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会醒来,我就知道你还爱我,会舍不得我离开。我不走,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在这里陪你,永远陪着你。”




他喜出望外,直接抱住了蓝忘机的上半身,一时间说了许多他酝酿了很久的话。



蓝忘机也没有反抗,任由对方抱着,他就算再不懂人事,也看得出那人是多么激动,好像怀里的人是他的一切。



“那个……”床上的人发出声音,纠结着该不该在此时开口。



“嗯?你说。”魏无羡努力平复着内心激动的情绪,笑着看向他。


但对方那对浅琉璃般的眸子却充满了疑惑,有些干裂的嘴唇动了动。



许久未说话的嗓子沙哑至极,但发出的声音却是又好听又清楚,魏无羡很喜欢这一点。




而只听见他说。




“请问,我……我的名字……叫蓝湛吗?”




不是那种如梦初醒的惊吓,而是像被闪电劈中了的那种震惊,让魏无羡顿时煞在原地。




他瞪大了双眼,相信自己那时大脑可能当机了几分钟,也许真是给闪电劈傻了。



他只听见他又道了一句。




“你……你……又是谁?”

“我们,之间……很……熟吗?”



不知怎么的,本应该难过的魏无羡却在那么几秒后感到了无比轻松。


他像是释怀般揉了揉蓝忘机的头发,脸上是溺死人的微笑。



不记得又怎么样,只要你还愿活着面对我。

只要你还肯醒来。

只要你的目光还肯在我面前停留。


只要有你,有你那双眼,我也不再看不见未来……



毕竟那可是我最璀璨的原罪啊……


“我……”蓝忘机见他一脸变幻莫测的神色,想追问些什么。


“嘘……”



魏无羡指尖抵住他的柔软的唇,凑近他的耳畔,温柔地低语着什么。



“嗯,你的名字叫蓝湛,而我叫魏婴。”



他拂着他的头发,笑了笑,又继续道。




“还有,我们……”
   














(完)…………(这他妈的是个扯淡结局,鬼知道我在写啥,脑洞写着写着就没变了,我母鸡啊!😂

唉……就当是个开放性结尾吧,还是充当这是个脑洞吧)

(一时间赶出来的,质量不好,请各位海涵😐)























评论(9)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