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柒七

咸鱼一只

(羡忘)无题 7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午夜场发文😶

(前文请戳主页)

一声比一声还嘹亮的嘶吼声从走尸口中喷出直震耳膜,撕心裂肺叫得人头皮发麻。

走尸数目太多,硬上只会受伤,况且魏无羡没有灵力,陈情又不知为何突然不起作用,眼下唯一的希望就只有拥有灵力的蓝忘机。

四面八方的走尸聚集起来,他们被逼得连连退了好几步,时间紧迫,现在画符也根本来不及了。

现下情况近战根本就是不自量力。

‘怎么办?我连自己都顾不了,还怎么护蓝湛?’

走尸越来越近,魏无羡无法思考,下意识运用内力在地上劈了一掌,围近的走尸有几只被震远了一小段距离。

‘不行,这样根本不是办法!’

他伸手去拉背后的蓝忘机,却只在原地捞到了一把空气。

‘蓝湛呢?’

他转过身,忐忑占满心头,被他护在身后的蓝忘机早已不见踪影。

“蓝湛!你在哪?”他大吼出声,胡乱寻求着回应。

他甚至还在走尸堆中望了望。

一只近距离的走尸眼疾手快,见其朝魏无羡猛扑了过来。

魏无羡尚沉浸在寻蓝忘机的世界中未反应过来,就被狠狠抓住了肩膀,眼看就要咬下去。

下一秒,一道淡蓝色的光芒掠过。

避尘将那走尸的头颅硬生生劈成了两瓣,落地。

魏无羡惊呼道:“蓝湛!”

蓝忘机降落到魏无羡身前,拉起他的手往自己身上栓
住,道:“抱紧我!”

魏无羡抱得旧人归,见其没事,立马环住了他的胸膛。

他们踩在剑身上,蓝忘机用了一些力道运行灵力御剑飞往上空。

两个人的重量自然不比一个人来的轻,加上避尘本身也算是重量级,上升速度就跟意料之中一样并不是很快,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至少离地面上的走尸有段距离了。

魏无羡:“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快把我急死了!”

他的语气急促又带有些责备,蓝忘机听后顿感内疚,道:“抱歉,当时情况紧急,我……”

“别,我不怪你,只是……下次去哪儿能不能跟我说一声。”

魏无羡把头埋在了他的脖颈间,情绪也稍微缓和了些。

就在这时,一阵东风吹过,剑身一抖,险些将两人摔下去。

此刻,下面的走尸群闻见此状早已躁动不安,嘴里胡乱叫泄着,个个争先恐后妄图跳上来。

魏无羡霎时间想起蓝曦臣的叮嘱,道:“蓝湛,你……”

蓝忘机一脸苍白,额角已经渗出了少许密汗,他努力调整气息,才将剑身稳住。

他道:“敌军数目众多,此地不宜久留。”

这些走尸群来路不明,不像是那种低阶级别的小角色,纵使蓝忘机灵力无异,应对这成群结队的走尸也是要花费大半时间的,更别提他现在连御剑都有些吃力。

魏无羡问道:“去云深不知处吗?”

蓝忘机:“嗯,也只能这样了。”

“不行!这么远的距离,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魏无羡怕此行会给蓝忘机的身体造成重度负荷,怎么都不肯答应。

即使只飞到安全区,按照这走尸群移行的速度,很快就会跟在后头,只能强行超速飞行说不定能甩开,但这以蓝忘机现今的能力,恐怕要花费一些时间,再说了,就算先不顾蓝忘机的身体状况,若是把走尸引到城里那就糟了。

‘诶?对了!’

他突然眼前一亮,想到了个好点子,立马制止住欲御剑飞往云深不知处的蓝忘机。

“等等,我想到了个办法,不过得先借你后背一用。”

他咬破指尖,拨开蓝忘机披散在后背的头发,在那一尘不染的白衣上画了个不大不小的猩红符文――――瞬移符。

“好了,完工。”

他咧嘴笑着,静静等待着瞬移符发挥功效。

可不知怎么的,魏无羡等了很久,瞬移符就跟陈情一样,也未奏效。

他耐心地一等再等,奇迹还是没有如他所愿而发生。

“怎么回事?我上次这么画还能行的啊!”他差点惊讶地叫出声,引得蓝忘机转头:“……怎么了?”

魏无羡摇摇头,道:“不知道,瞬移符也不起作用了,可我没画错啊。”

‘不对劲,很不对劲!瞬移符跟陈情之间又不是勾连着的,之间也没有什么联系,就算陈情失效怎么连画符都不管用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无羡无法思虑太多时间,因为他能感觉到站在剑上的高度又降了一截,许是蓝忘机在竭力支撑着了,依现在来看,恐怕现在就算御剑飞行也不比走尸跑得快。

不行,得快点解决现状。

他抛开杂念,陷入沉思,将一切可能都想了一遍。

‘等等!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他突然灵机一动,从胸前的衣服内掏出一张空白符,在上面同样画上了瞬移符的咒文。

“我就不信这次还不行。”

刚刚在蓝忘机背上画的咒符,不知是什么外力原因没有奏效,可这一次绝对能行,毕竟这些泛黄的符纸不同其他的纸张,是魏无羡曾经确认无误后一手费力制造的,纸张上面本身就附有符力,只要在上面一画咒文即可灵验,绝不会被其他外力所干扰。

也正是因为这种符纸的可贵,所以张数也为数不多。

如他所想,符纸立马一道翡亮刺眼的红光,与避尘散发出的冷寂蓝光一同交相辉映于空中。

两人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

但天底下无论只要是东西都会有缺陷,没有什么是万能的,符纸也是如此。

符咒能力有限,云深不知处有结界,单凭符纸的力量是穿透不了的,即使如此,它也不能抵达远距离的地方。

总之,种种原因,最后导致他们被迫降到一片草地上。

虽说没有抵达云深不知处,但起码暂时躲过了那些走尸群的追击。

魏无羡从草地上爬起,还来不及拍掉身上的草屑,扶起坐在地上的蓝忘机,问道:“摔着没有啊?”

幸好刚刚魏无羡反应快,在降落的那一刻及时接住了他,借助缓冲之力用自己的身体垫在下面,还好没有摔到肚子,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蓝忘机起身,道:“我没事。”

他有些喘气,许是刚刚御剑有些累了,但又很快恢复平常心态,把目光投到那根漆黑笛子上,问道:“陈情怎会……”

魏无羡低语道:“我也不知它怎么会突然失效,还有,温宁他……是否安好。”

陈情从来没有出现过此类现象,也不曾有这类状况发生,唯一一个能够解释的说法就是……

他左思右想,突然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蓝忘机注意到他脸色的异样,道:“怎么了?”

魏无羡回过神,道:“陈情是我一手打造的,它什么属性我是最明白不过的了,像这次它平白无故却不起作用,就只有一个现象可以说得通。”

蓝忘机一脸疑惑:“是什么?”

魏无羡道:“有更凶猛的邪恶法器胜过了它,并且能够吸收一切邪恶法器的威力,才导致陈情现在像根废管子一样。不仅如此,通过被控制的那些走尸群也可以看出,绝不是什么善类的东西。”

他四周望了望并无走尸群追上来,又道:“而且在邪器排行榜中,陈情可谓算是排行第二,那么第一,又能支配恶鬼的,你我都知道那是什么。”

蓝忘机恍然道:“阴虎符?”

魏无羡:“没错。”

蓝忘机见他一脸认真不像是开玩笑,不可置信道:“你是怀疑……”

魏无羡:“没错,我之前都在想,很有可能已经有人控制了阴虎符。”

“而且,除了符纸,刚刚连随手画的瞬移符都不起作用……我不知阴虎符的威力已经强大到了什么地步,但我能感觉到它远远超过了我曾经使用它时的威力。”

蓝忘机顿时震了一下,他知道阴虎符的威力如何,更明白倘若真如魏无羡所描述的那样的话情况是有多么得严重。

他有些不明所以,道:“那符纸为何没受影响?”

魏无羡:“那些符纸算不上法器,符力也就自然不会被支配走,呵呵……我原本还一直以为这符纸是我有史以来所创造的器物中最垃圾的一个,还没有徒手画符好用,也就没有制造太多,却没想到它如今却成了我们脱困的关键。”

蓝忘机:“世事难料。”

魏无羡:“还有……我不知道那人的目的为什么会寻向我们,就算我是阴虎符鼻祖,但那东西我也是控制不了的,他会需要我们做什么呢……”

“我们?”

“是啊!”

此话倒是事实,操控者的主目标多半可能是魏无羡,但他的目标可不只有魏无羡一个,还有跟在身旁的蓝忘机。

操控者明知陈情已经无用,明知魏无羡一人面对数千走尸的偷袭几乎不可能脱身,可依旧还是派了这么多前来,无非就是顾及到他的身边还有个灵力高强的蓝忘机,只是没料到蓝忘机现在其实跟失了灵力无多大差别。

或许那人早就通过灵鸽就已知道他和蓝忘机之间的关系,或者更糟的……那人本就知道他与蓝忘机的关系如何,那么他肯定便知若是一方不小心被擒,另一方自会寻来,对他来说捉住谁都有好处。

可那人在不知道蓝忘机灵力有异的情况下,却大费周折派这么多走尸,本义上也伤不了他们,到底用意是何呢?还是说是为了把他们从这里赶走,引到哪儿去?

“唉不想了不想了,全乱套了。”魏无羡敲了敲脑袋,他现在比较关心的是接下来该和蓝忘机何去何从。

既然农庄暂时回不去了,就只能去云深不知处了,而且也得向蓝曦臣禀告此事。

废话,他的灵鸽可不能白白死了。

魏无羡挽过蓝忘机,道:“走走走,你也累了,先找个落脚的地方歇息,再上路。”

一路上,那些走尸都没有追上来,应该是没有找到他们。

~~~~~~~~~~~~~~~~~~~~~~~~~~~~~~~

他们来到了一家门铺看起来不错的客栈,点了一桌饭菜。

虽说陈情一事较为紧急,可也不能累坏了身体没日没夜赶路,他们连早膳都没吃,况且蓝忘机体内还有个小家伙要吸噬营养,可不能像以前这么随便任性了。

魏无羡:“我们来的路上这城里也没出什么幺蛾子传闻,看来走尸不像是城里或是乡镇的。”

他夹了块菜放进嘴里,叹了口气:“也不知那群走尸是不是还赖在我们家院子周围走没走,唉~”

他突然身子一直,似想起了什么,叫道:“对了,小苹果怎么办?!”

蓝忘机:“在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腰间系着的乾坤袋,道:“小苹果,兔兔……都在里面。”

‘好啊蓝湛你,这么短短时间内,敢情原来离开我是去‘收拾家当’了啊,干得不错嘛!’



(最近不和为何遭到滑铁卢点击热度,唉~心塞至死😢,我的写文动力啊~)

评论(9)

热度(114)